正在阅读:

告别宁德时代之后,他干了票大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告别宁德时代之后,他干了票大的

成立4年,拿下今年以来储能领域最大投资,IPO辅导同步开启,剑指A股上市......

文|华商韬略  张宇彤

成立4年,拿下今年以来储能领域最大投资,IPO辅导同步开启,剑指A股上市......

这家来自福建的独角兽,在两个80后的带领下,一路狂飙。

寒冬入局

2019年12月,发自国家电网,简称为“826”的文件,在储能行业掀起巨浪。

这份全称为《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的文件,明确规定不得以投资、租赁或合同能源管理等方式,开展电网侧电化学储能设施建设,不再安排抽水蓄能新开工项目。

整个储能行业因此变天。

时任比亚迪电力科学院总工、储能业务的负责人张子峰,表明公司已把整体方向转向了海外;正在加持储能业务的宁德时代,则转头回到动力电池的怀抱。

无数刚刚进入赛道的储能公司,则被迫停脚。

就在行业一片悲观与迷茫时,一个名为“厦门海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海辰储能原注册名)的公司,却悄然成立了。

其核心领导人,董事长兼法人吴祖钰、总经理王鹏程,都是80后。

吴祖钰此前曾供职宁德时代,为人低调,成立海辰后也鲜少露面。从零星的照片看,他目光犀利,带着浓厚的学者气质。

有媒体推算,吴祖钰至少在宁德时代工作过6年,这期间,他在研究领域势不可挡。

仅2012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间,吴祖钰就在宁德时代,作为第一发明人署名67项专利,涉及储能领域的集流体、极片及电池等。

2014年,吴祖钰被宁德市评为市级引进人才,引进单位是老东家宁德时代。短短4年之后,他作为技术骨干,成为宁德时代授予期权的中层管理人员之一。

《储能严究院》披露,2019年,吴祖钰离职创业时,至少带走了6名以上宁德时代的核心技术人员。

作为技术高度机密的公司,不少宁德时代的人离开之后都被发起竞业诉讼,然而温吞的吴祖钰,既在研发一线、又是管理中层,却成了其中例外。

这也让人猜测,海辰背后的老大就是宁德时代,但媒体求证时,宁德却坚称“海辰与宁德时代毫无关联”。无论如何,能让宁王手下留情,也侧面证明了吴祖钰不凡的情商和能力。

热衷在媒体前出现的王鹏程,有着和吴祖钰截然不同的出身和个性。

王鹏程是福建泉州人,2002年本科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曾在福建省某政府机构工作6年。其后跳槽过多家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2015年曾创办亲子教育公司,夭折后于2018年与吴祖钰相识。

此时,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增长6%至222万辆,动力电池发展正当其时,但海辰却没有选择这个创始人有基础的领域,改而选择了当时并不被看好的储能电池。

储能电池更多作为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水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的蓄电池。当时的光伏风电面临着大量补贴拖欠、弃风弃光的难题,几乎“自身难保”。

作为风光配建设备的储能,前景自然渺茫。

可王鹏程和吴祖钰却看好清洁能源的长期趋势,逆势将储能视为蓝海。他们相信,越少有人走的路,越少人竞争,也越有利于自己高筑护城河。

王鹏程就曾解释:“如果我们选择做动力电池,空间并不大,海辰大概率进不了行业前五,既然要创业,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创造更大的价值,而不仅仅是生意。”

但即便如此,储能也并非“新手友好”,即使不是主要业务,几大动力电池公司也都早早就布局,市场不大,却也强者林立。

以宁德时代为例,2017年就开始生产储能电池,并在2018年,签约为福建晋江储能电站等地,定点提供储能产品。

而储能又是一个高度依赖资本、核心技术和规模效应的赛道,更利好龙头。在资金池充足的情况下,大品牌,更值得信赖。

何况“826”文件之后,市场还在延续寒意。

但开局就拿到“hard”模式剧本的海辰,还是决定迎难而上。

逆市破冰

成立公司后,海辰最需要的,还是钱。

以单个产线1GWh基建和设备为例,想要建设完整生产线,大概就要2-3个亿。

海辰只是“愣头青”,竞争者又是宁德时代这样的巨头,投资者有什么理由要选它?

就连王鹏程日后接受采访也“自嘲”,当时的“储能根本不是蓝海,是没人明白的海”。

危机之下,海辰想到了一个办法——找政府。

很快,凭借自身过硬的技术,海辰成为福建省和厦门市双重点建设项目,入选了厦门市“三高”、市重点工业企业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后来有人说,厦门之于海辰,正如同合肥之于蔚来。

▲海辰储能的上市辅导备案获得厦门证监局的受理

此言有一定道理,因为之后不久,海辰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天使投资人林秀华。

在一些媒体上,林秀华被称为“为海辰保驾护航的最强阿姨”,但她的公开信息,比吴祖钰还要少。

根据公司介绍,林秀华1964年出生,大专学历,是助理工程师,常住地为厦门;身份信息显示,是土生土长的厦门人。

但天眼查显示,林秀华除了在海辰任职监事外,还在2家公司担任高管,其中,在福建省金皇环保有限公司(简称:金皇环保)任董事。

而金皇环保有四个股东,其中之一为福建省国企改革重组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证明这是一家国有混合制企业。

另外,林秀华还曾经是上市公司建研集团(现更名为:垒知控股)在上市前的原始股东。

尽管我们仍无法得知林秀华与海辰如何相遇,但她最终成了海辰最大的贵人。

天使轮的投资拿到手,海辰开启了飞奔模式。

2019年,宁德时代储能电池营收占比仅为1.33%,还属于大巨头的小尝试,“826”又加速了中小型竞争同行的离场,可见此时虽然是行业冬天,但从竞争态势看却是利好海辰的。

锁定储能大赛道之后,海辰定下了专做储能电池的基调,并且总结出“高安全、长寿命、高能效、极致成本”4个核心方向,加大研发生产力度。

但无奈电池生产周期长,到了2020年中旬,海辰就烧光了天使轮的投资,再次身陷囹圄。王鹏程回忆,那个时候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他和吴祖钰已经做好了抵押房子的准备。

但人的大成功,关键还要靠历史进程。

一个堪称历史转折的事件,直接把海辰推上了资本圈万众瞩目的高点。

2020年9月,我国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首次提出“双碳计划”,强调将推动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这意味着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展机会加大,储能电站的需求也将急剧增加。

第二年,海辰不仅迎来了A轮融资,也在业绩上交了一个漂亮的答卷。当年10月,首批280Ah磷酸铁锂储能电芯完成交付。

同年,海辰成为国内最早一批实现280Ah电池规模化量产的公司,并且承诺对其产品10000次寿命质保。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格力电器前CFO、董事、副总裁和董秘书的望靖东,也于2020年从老东家裸辞,并在2个月后,“无缝衔接”到投资海辰,投资额为500万元,获得股份5%。

望靖东拥有注册会计师、律师的资格,任职格力的18年间,他扎根财务一线,精于分析毛利率变动、利润管理等方向,无疑为海辰的“降本增效”助力不小。

而加入海辰后,并非化学专业出身的望靖东,竟然也被团队气质所感染,作为股东,他申请专利超过10项,全身心投入公司一线的研发和战略规划里,实属罕见。

这种上下一气,寻求突破的精神,把这个年轻的“草莽”企业,又一次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数据,2022年,我国新增投运电化学储能电站194座、总功率 3.68GW、总能量7.86GWh。

跨过磨难的海辰,来到了高速增长期。

星辰与大海

2022年,海辰出货量达到5GWh,增速拿下国内第一。

从此,海辰成为资本市场的骄子,在2022年1月、10月,迎来Pre-B轮和B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额超20亿。

没有停下脚步的海辰签约落户重庆铜梁,建设年产56GWh储能锂电池及22GWh储能模组生产线,计划用地1200亩。

但弹药充足的海辰,依旧是曾经那个一股拼劲儿的后生。

还是这一年,海辰发布了300Ah电力储能电池和大圆柱电池。

11月底,海辰在深圳设立储能控制技术研究院,专注于储能3S系统(BMS、PCS、EMS)的研发和制造,并提出 “两芯一控”战略,即电芯、芯片和控制系统。

在今年7月5日,海辰完成了C轮融资,总金额45亿。融资后,这家成立不到4年的公司估值达到300亿。

回望过去,“海辰速度”震惊四座:

重庆生产基地从签约到落地,仅仅用了48天;

公司从上到下,不论是董事长,还是销售总监、产品经理,都在疯狂申请专利,累计申请有效专利超过1000项;

员工数量从2020年的百人,达到今年的7259人,仅研发人才就超过1000人;

公司营收也从2019年的60万元左右,一跃增长至今年一季度的百亿订单,2023年至今,海辰储能在手订单超过25Gwh。

如此快的发展,让海辰储能成为一个崭新的年轻公司范本,不少人甚至已经开始想象它会成为下一个宁德时代。

“饿的时候吃饭最香”

连王鹏程都说,海辰明明一直在坚持做“难事”,但不知为什么,崛起之路又出奇的容易。

或许,答案在于,在储能这个长坡厚雪的赛道,海辰既放眼整个山谷的起势,也关注每一片雪花的质与量。

首先,海辰依旧在致力尽大可能压制每一块电池的成本。

储能的下游,大部分都是头部电力公司、系统集成商,有媒体称之为“电力老贵族俱乐部”,让他们接受一个新企业的储能产品,难如登天。

海辰负责销售的合伙人庞文杰,是一个差两年就90后的小伙子。早期海辰人手不足,他为了公司的业绩,常常孤军奋战,一个电话、一张机票就飞到目标客户身边。

苦头和闭门羹都没少吃,听过各种拒绝的说辞,有的甚至反问,现在行情不好,人人勒紧裤腰带,你们怎么还做?

几个月颗粒无收的庞文杰痛定思痛,他反思到海辰的优势,就在于安全和成本。

降低成本,做到低于宁德等大品牌,再提升性能,做到高于市面上小杂牌,海辰一定会有销路。

而降本,增加的是海辰技术端的压力。

根据谷歌专利数据可以看到,吴祖钰名下专利在2021年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峰期,主要集中在电芯和储能系统领域,当年申请多达92项,仅用1年就超过他在宁德时代的6年。

能源产业主要分为4个环节:生产,运输,存储和应用。

随着技术和规模效应的双重夹持,海辰在4个方面都大规模降本,最终实现了制造成本相较于同行平均水平,降低了30%-50%,进而在市场上大势破冰。

如今的海辰更定下目标,紧盯研发质量、供应链质量、产品质量、电池交付系统质量,争取未来5年内成本结构透明化,成本再降50%。

有业内人士解析,海辰“比宁德时代便宜,电芯质量与之相比也看不出明显差别。品质又比小厂的电池好用,形成差异化竞争。”

其次,海辰堪称激进地扩大产能,争取在竞争激烈的卡位战中,占据有利位置。

根据36Kr的报道,海辰在厦门的一期年产 15GWh 的智慧工厂已全面投产,二期也正在路上,而投资了130亿的重庆工厂,产能将直达68GWh,都在今年陆续投产运营。

在今年的C轮融资后,海辰宣布将把资金继续用于产能扩建、先进设备采购、技术研发、市场开拓等业务布局。

而为了优先冲入海外市场,海辰储能在美国成立了特拉华州子公司、在德国慕尼黑设立子公司。

最后,海辰给予客户的并不只是一个看得见的储能产品,更是一个完整的服务链。

除了方形电池、圆柱电池、电池模组和电池簇等。海辰储能还提供发电侧、电网侧和用户侧储能的解决方案,助力企业新能源场站储能系统、大电网调峰调频的建设,为用户降低用电成本。

在经济形势众怨颇多的4年,海辰上下同心戮力,闷头只看脚下路,靠着实力和勇气,悄悄地凶猛生长。

在C轮融资中,我们看到了海辰堪称豪华的投资阵容:产业战略方面有盛新锂能、贝特瑞、盛屯股份、迈为股份、金风科技、固德威、三峡新能源等;

也有峰和资本、朝希资本、经纬中国、鼎辉百孚、深投控、日初资本等创投机构;

而传统金融资本圈也有农银国际、建信股权、招银国际、中银投资、金融街资本、国寿股权、金石投资等入场。

这意味着这家公司的成长,不仅带来了产业的进步、技术的升级,更让资本圈在这个寒风烈烈的环境下,看到了一个逆势而起的希望。

从成立到现在,海辰的发展绝对不算一路坦途。

但它关关难过关关过,它洞察快、学习快、执行快、迭代快,从战略到技术,都配合相得益彰。

它也是无数“大环境不好”的声音下,默默顶住风雪前进的样本。

对海辰们来说,再多风雨,也只是前进路上升级打怪的历练,飞速奔跑的人,只要走在正确的路上,没有时间理会天气。

而当越来越多的海辰出现,也许下一次,他们就会靠自己的光芒,驱散头顶的乌云。

乔布斯在聊到苹果成功原因的时候,曾经总结为“stay foolish,stay hungry”。

王鹏程回看海辰储能,用了更平实的方式阐释了相同的意思:“饿的时候吃饭最香。”

[1]《储能电池界的“拼多多”要上市了?》 智谷趋势

[2]《谁的海辰?》 储能研究院

[3]《两位厦门老板,养出300亿储能黑马》 创投智库

[4]《3年170亿,海辰储能如何炼成》 新能源产业家

[5]《厦门,刚跑出一个300亿独角兽》 搜狐新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德时代

7.5k
  • 锂电产业链周记|小米汽车将搭载宁德时代和比亚迪电池 2025年后电化学储能电站纳入安全运行风险监测范围
  • 金股挖掘| 宁德时代抢先入股,有望成为全球第一钴矿供应商,这家公司手握核心资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告别宁德时代之后,他干了票大的

成立4年,拿下今年以来储能领域最大投资,IPO辅导同步开启,剑指A股上市......

文|华商韬略  张宇彤

成立4年,拿下今年以来储能领域最大投资,IPO辅导同步开启,剑指A股上市......

这家来自福建的独角兽,在两个80后的带领下,一路狂飙。

寒冬入局

2019年12月,发自国家电网,简称为“826”的文件,在储能行业掀起巨浪。

这份全称为《关于进一步严格控制电网投资的通知》的文件,明确规定不得以投资、租赁或合同能源管理等方式,开展电网侧电化学储能设施建设,不再安排抽水蓄能新开工项目。

整个储能行业因此变天。

时任比亚迪电力科学院总工、储能业务的负责人张子峰,表明公司已把整体方向转向了海外;正在加持储能业务的宁德时代,则转头回到动力电池的怀抱。

无数刚刚进入赛道的储能公司,则被迫停脚。

就在行业一片悲观与迷茫时,一个名为“厦门海辰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海辰储能原注册名)的公司,却悄然成立了。

其核心领导人,董事长兼法人吴祖钰、总经理王鹏程,都是80后。

吴祖钰此前曾供职宁德时代,为人低调,成立海辰后也鲜少露面。从零星的照片看,他目光犀利,带着浓厚的学者气质。

有媒体推算,吴祖钰至少在宁德时代工作过6年,这期间,他在研究领域势不可挡。

仅2012年7月至2018年11月期间,吴祖钰就在宁德时代,作为第一发明人署名67项专利,涉及储能领域的集流体、极片及电池等。

2014年,吴祖钰被宁德市评为市级引进人才,引进单位是老东家宁德时代。短短4年之后,他作为技术骨干,成为宁德时代授予期权的中层管理人员之一。

《储能严究院》披露,2019年,吴祖钰离职创业时,至少带走了6名以上宁德时代的核心技术人员。

作为技术高度机密的公司,不少宁德时代的人离开之后都被发起竞业诉讼,然而温吞的吴祖钰,既在研发一线、又是管理中层,却成了其中例外。

这也让人猜测,海辰背后的老大就是宁德时代,但媒体求证时,宁德却坚称“海辰与宁德时代毫无关联”。无论如何,能让宁王手下留情,也侧面证明了吴祖钰不凡的情商和能力。

热衷在媒体前出现的王鹏程,有着和吴祖钰截然不同的出身和个性。

王鹏程是福建泉州人,2002年本科毕业于北京交通大学,曾在福建省某政府机构工作6年。其后跳槽过多家上市公司和投资机构,2015年曾创办亲子教育公司,夭折后于2018年与吴祖钰相识。

此时,全球新能源车销量增长6%至222万辆,动力电池发展正当其时,但海辰却没有选择这个创始人有基础的领域,改而选择了当时并不被看好的储能电池。

储能电池更多作为太阳能发电、风力发电、水力发电等可再生能源的蓄电池。当时的光伏风电面临着大量补贴拖欠、弃风弃光的难题,几乎“自身难保”。

作为风光配建设备的储能,前景自然渺茫。

可王鹏程和吴祖钰却看好清洁能源的长期趋势,逆势将储能视为蓝海。他们相信,越少有人走的路,越少人竞争,也越有利于自己高筑护城河。

王鹏程就曾解释:“如果我们选择做动力电池,空间并不大,海辰大概率进不了行业前五,既然要创业,我们肯定是希望能创造更大的价值,而不仅仅是生意。”

但即便如此,储能也并非“新手友好”,即使不是主要业务,几大动力电池公司也都早早就布局,市场不大,却也强者林立。

以宁德时代为例,2017年就开始生产储能电池,并在2018年,签约为福建晋江储能电站等地,定点提供储能产品。

而储能又是一个高度依赖资本、核心技术和规模效应的赛道,更利好龙头。在资金池充足的情况下,大品牌,更值得信赖。

何况“826”文件之后,市场还在延续寒意。

但开局就拿到“hard”模式剧本的海辰,还是决定迎难而上。

逆市破冰

成立公司后,海辰最需要的,还是钱。

以单个产线1GWh基建和设备为例,想要建设完整生产线,大概就要2-3个亿。

海辰只是“愣头青”,竞争者又是宁德时代这样的巨头,投资者有什么理由要选它?

就连王鹏程日后接受采访也“自嘲”,当时的“储能根本不是蓝海,是没人明白的海”。

危机之下,海辰想到了一个办法——找政府。

很快,凭借自身过硬的技术,海辰成为福建省和厦门市双重点建设项目,入选了厦门市“三高”、市重点工业企业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后来有人说,厦门之于海辰,正如同合肥之于蔚来。

▲海辰储能的上市辅导备案获得厦门证监局的受理

此言有一定道理,因为之后不久,海辰迎来了一位神秘的天使投资人林秀华。

在一些媒体上,林秀华被称为“为海辰保驾护航的最强阿姨”,但她的公开信息,比吴祖钰还要少。

根据公司介绍,林秀华1964年出生,大专学历,是助理工程师,常住地为厦门;身份信息显示,是土生土长的厦门人。

但天眼查显示,林秀华除了在海辰任职监事外,还在2家公司担任高管,其中,在福建省金皇环保有限公司(简称:金皇环保)任董事。

而金皇环保有四个股东,其中之一为福建省国企改革重组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证明这是一家国有混合制企业。

另外,林秀华还曾经是上市公司建研集团(现更名为:垒知控股)在上市前的原始股东。

尽管我们仍无法得知林秀华与海辰如何相遇,但她最终成了海辰最大的贵人。

天使轮的投资拿到手,海辰开启了飞奔模式。

2019年,宁德时代储能电池营收占比仅为1.33%,还属于大巨头的小尝试,“826”又加速了中小型竞争同行的离场,可见此时虽然是行业冬天,但从竞争态势看却是利好海辰的。

锁定储能大赛道之后,海辰定下了专做储能电池的基调,并且总结出“高安全、长寿命、高能效、极致成本”4个核心方向,加大研发生产力度。

但无奈电池生产周期长,到了2020年中旬,海辰就烧光了天使轮的投资,再次身陷囹圄。王鹏程回忆,那个时候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他和吴祖钰已经做好了抵押房子的准备。

但人的大成功,关键还要靠历史进程。

一个堪称历史转折的事件,直接把海辰推上了资本圈万众瞩目的高点。

2020年9月,我国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上首次提出“双碳计划”,强调将推动能耗“双控”向碳排放总量和强度“双控”转变。

这意味着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展机会加大,储能电站的需求也将急剧增加。

第二年,海辰不仅迎来了A轮融资,也在业绩上交了一个漂亮的答卷。当年10月,首批280Ah磷酸铁锂储能电芯完成交付。

同年,海辰成为国内最早一批实现280Ah电池规模化量产的公司,并且承诺对其产品10000次寿命质保。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格力电器前CFO、董事、副总裁和董秘书的望靖东,也于2020年从老东家裸辞,并在2个月后,“无缝衔接”到投资海辰,投资额为500万元,获得股份5%。

望靖东拥有注册会计师、律师的资格,任职格力的18年间,他扎根财务一线,精于分析毛利率变动、利润管理等方向,无疑为海辰的“降本增效”助力不小。

而加入海辰后,并非化学专业出身的望靖东,竟然也被团队气质所感染,作为股东,他申请专利超过10项,全身心投入公司一线的研发和战略规划里,实属罕见。

这种上下一气,寻求突破的精神,把这个年轻的“草莽”企业,又一次从悬崖边上拉回来。

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数据,2022年,我国新增投运电化学储能电站194座、总功率 3.68GW、总能量7.86GWh。

跨过磨难的海辰,来到了高速增长期。

星辰与大海

2022年,海辰出货量达到5GWh,增速拿下国内第一。

从此,海辰成为资本市场的骄子,在2022年1月、10月,迎来Pre-B轮和B轮融资,其中B轮融资额超20亿。

没有停下脚步的海辰签约落户重庆铜梁,建设年产56GWh储能锂电池及22GWh储能模组生产线,计划用地1200亩。

但弹药充足的海辰,依旧是曾经那个一股拼劲儿的后生。

还是这一年,海辰发布了300Ah电力储能电池和大圆柱电池。

11月底,海辰在深圳设立储能控制技术研究院,专注于储能3S系统(BMS、PCS、EMS)的研发和制造,并提出 “两芯一控”战略,即电芯、芯片和控制系统。

在今年7月5日,海辰完成了C轮融资,总金额45亿。融资后,这家成立不到4年的公司估值达到300亿。

回望过去,“海辰速度”震惊四座:

重庆生产基地从签约到落地,仅仅用了48天;

公司从上到下,不论是董事长,还是销售总监、产品经理,都在疯狂申请专利,累计申请有效专利超过1000项;

员工数量从2020年的百人,达到今年的7259人,仅研发人才就超过1000人;

公司营收也从2019年的60万元左右,一跃增长至今年一季度的百亿订单,2023年至今,海辰储能在手订单超过25Gwh。

如此快的发展,让海辰储能成为一个崭新的年轻公司范本,不少人甚至已经开始想象它会成为下一个宁德时代。

“饿的时候吃饭最香”

连王鹏程都说,海辰明明一直在坚持做“难事”,但不知为什么,崛起之路又出奇的容易。

或许,答案在于,在储能这个长坡厚雪的赛道,海辰既放眼整个山谷的起势,也关注每一片雪花的质与量。

首先,海辰依旧在致力尽大可能压制每一块电池的成本。

储能的下游,大部分都是头部电力公司、系统集成商,有媒体称之为“电力老贵族俱乐部”,让他们接受一个新企业的储能产品,难如登天。

海辰负责销售的合伙人庞文杰,是一个差两年就90后的小伙子。早期海辰人手不足,他为了公司的业绩,常常孤军奋战,一个电话、一张机票就飞到目标客户身边。

苦头和闭门羹都没少吃,听过各种拒绝的说辞,有的甚至反问,现在行情不好,人人勒紧裤腰带,你们怎么还做?

几个月颗粒无收的庞文杰痛定思痛,他反思到海辰的优势,就在于安全和成本。

降低成本,做到低于宁德等大品牌,再提升性能,做到高于市面上小杂牌,海辰一定会有销路。

而降本,增加的是海辰技术端的压力。

根据谷歌专利数据可以看到,吴祖钰名下专利在2021年达到史无前例的高峰期,主要集中在电芯和储能系统领域,当年申请多达92项,仅用1年就超过他在宁德时代的6年。

能源产业主要分为4个环节:生产,运输,存储和应用。

随着技术和规模效应的双重夹持,海辰在4个方面都大规模降本,最终实现了制造成本相较于同行平均水平,降低了30%-50%,进而在市场上大势破冰。

如今的海辰更定下目标,紧盯研发质量、供应链质量、产品质量、电池交付系统质量,争取未来5年内成本结构透明化,成本再降50%。

有业内人士解析,海辰“比宁德时代便宜,电芯质量与之相比也看不出明显差别。品质又比小厂的电池好用,形成差异化竞争。”

其次,海辰堪称激进地扩大产能,争取在竞争激烈的卡位战中,占据有利位置。

根据36Kr的报道,海辰在厦门的一期年产 15GWh 的智慧工厂已全面投产,二期也正在路上,而投资了130亿的重庆工厂,产能将直达68GWh,都在今年陆续投产运营。

在今年的C轮融资后,海辰宣布将把资金继续用于产能扩建、先进设备采购、技术研发、市场开拓等业务布局。

而为了优先冲入海外市场,海辰储能在美国成立了特拉华州子公司、在德国慕尼黑设立子公司。

最后,海辰给予客户的并不只是一个看得见的储能产品,更是一个完整的服务链。

除了方形电池、圆柱电池、电池模组和电池簇等。海辰储能还提供发电侧、电网侧和用户侧储能的解决方案,助力企业新能源场站储能系统、大电网调峰调频的建设,为用户降低用电成本。

在经济形势众怨颇多的4年,海辰上下同心戮力,闷头只看脚下路,靠着实力和勇气,悄悄地凶猛生长。

在C轮融资中,我们看到了海辰堪称豪华的投资阵容:产业战略方面有盛新锂能、贝特瑞、盛屯股份、迈为股份、金风科技、固德威、三峡新能源等;

也有峰和资本、朝希资本、经纬中国、鼎辉百孚、深投控、日初资本等创投机构;

而传统金融资本圈也有农银国际、建信股权、招银国际、中银投资、金融街资本、国寿股权、金石投资等入场。

这意味着这家公司的成长,不仅带来了产业的进步、技术的升级,更让资本圈在这个寒风烈烈的环境下,看到了一个逆势而起的希望。

从成立到现在,海辰的发展绝对不算一路坦途。

但它关关难过关关过,它洞察快、学习快、执行快、迭代快,从战略到技术,都配合相得益彰。

它也是无数“大环境不好”的声音下,默默顶住风雪前进的样本。

对海辰们来说,再多风雨,也只是前进路上升级打怪的历练,飞速奔跑的人,只要走在正确的路上,没有时间理会天气。

而当越来越多的海辰出现,也许下一次,他们就会靠自己的光芒,驱散头顶的乌云。

乔布斯在聊到苹果成功原因的时候,曾经总结为“stay foolish,stay hungry”。

王鹏程回看海辰储能,用了更平实的方式阐释了相同的意思:“饿的时候吃饭最香。”

[1]《储能电池界的“拼多多”要上市了?》 智谷趋势

[2]《谁的海辰?》 储能研究院

[3]《两位厦门老板,养出300亿储能黑马》 创投智库

[4]《3年170亿,海辰储能如何炼成》 新能源产业家

[5]《厦门,刚跑出一个300亿独角兽》 搜狐新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