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三星手机回来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三星手机回来了?

想夺回中国市场并非易事。

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 | DoNews 曹双涛

编辑 | 杨博丞

在三星Galaxy全球新品发布会上,其对外推出了新一代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old5和Galaxy Z Flip5。

若是将这两款新机和老款机型对比的话,就不难发现整体改动幅度并不大。比如Flip5和Flip4在内屏、影像、电池、快充、存储等配置上参数接近,Fold4和Fold5二者外屏皆是6.1英寸搭配展开7.4英寸的大小。

不仅如此,Flip5外屏并不支持高刷,刷新率更是仅有标准的60HZ。而类似于华为P50Pocket却支持120Hz高刷新率。从这也不难看出,目前三星在这方面的技术有些落后于友商。

但两款新机改动相对较大的在于,处理器均从此前的骁龙8+升级到骁龙8Gen2,并且因使用三星全新的铰链工艺,新机性能也有所升级。据悉,Fold5的重量仅为253g,相较于Fold4减重10g。

但这些升级却让这两款新机的售价更高。Flip4目前售价为8+256G版本5899元、8+512G版本6899元。而Flip5预售价为8+256G版本8499元、8+512G版本9499元。Fold5全球售价1799刀起,京东、抖音等电商平台目前显示的价格为13999元。

但在Fold5高达14000元售价的背后,却有着不少鸡肋的功能。Fold5对外的宣传中强调支持S Pen手写功能,使用专属S Pen,即可实现精确书写。但问题是在键盘打字成为主流的今天,这项功能到底会有多少人使用呢?

另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显示,三星在2023年第一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额为7100万部,份额为21.7%,排名第二。

不过,三星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仅为1.4%。那么为何三星手机在我国的存在感越来越低呢?三星后续想要提高在我国手机市场上的份额,又面临着哪些压力呢?

一、区别对待中国市场的三星又回来了?

2016年8月2日,三星向全球市场上正式推出Galaxy Note7。但在Note7上市的一个月内,就在全球范围内发生30多起电池爆炸事件。

同年9月2日,三星宣布在全球召回Note7,但所召回的市场却并不包括中国。三星对此解释道,在中国所销售的Note7和其他国家使用的电池供应商不同,所以不存在安全隐患。但三星很快就被打脸,Note7国行版在我国销售的半个月内,就发生多起电池爆炸事件。这在让我国消费者对三星信心彻底崩溃的同时,也让三星的出货量一路狂跌。

据IDC数据显示,2017年Q1,三星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仅剩350万台,同比下滑60%,市场份额更是仅有3.3%。面对不断下滑的销量,当年5月,三星推出新一代旗舰手机Galaxy S8和GalaxyS8+。但该机型在中国市场首销的一个月,销量仅有30万部。当年9月所推出的中端机型Galaxy C8和高端大屏旗舰Galaxy Note8,整体销量一样惨淡。

而到了当年Q4,据Strategy Analytics 数据显示,三星在中国的手机市场份额已经不足1%,彻底被纳入“Other”这一统计选项当中。此后的几年时间内,伴随着国产手机的迅速崛起,三星更是逐渐被边缘化。

但即便如此,如今三星对中国依然采取区别对待的市场策略。在今年2月份三星Galaxy S23系列全球发布会召开的同时,三星也启动了先行者计划,若用户在2月14日全款购置全新旗舰新机将获得一定福利。

三星在九个国家为先行者计划提供了256GB版免费升级到512GB版的升级福利,其中德国、英国、法国、丹麦、新加坡、沙特六国的先行者计划还包括了把512GB版免费升级到1TB版。但对比之下,三星给到中国消费者的福利就显得极其寒酸,用户全款预定或能得到一个蓝牙耳机,或以旧换新补贴600元。

不仅如此,三星这几年推出的S20系列、S22系列,以及今年刚刚推出的S23系列均被指出屏幕存在问题。在黑猫投诉上有消费者反馈,自己于2021年5月购买三星S20系列,并且在使用过程中未发生过摔跌和挤压。但在今年7月6日时,却发现屏幕上出现一条绿色竖亮线。

除此之外,三星S20无磕无碰状态下突然出现黑屏、白屏、闪屏等问题在黑猫投诉上更是随处可见。消费者高投诉的背后,侧面也在说明当前三星迫切需要提高自身产品的品控。

针对这些质量问题,三星不但未能拿出合理的售后方案,反而又玩起了区别对待。三星S20用户陆洋(化名)告诉DoNews,今年年初自己的S20出现白屏故障申请寄修后,三星客服虽承诺这是普遍问题,但因已过质保期,三星售后要求自己需额外支付1000多元的屏幕更换费用。

但他却认为这并不合理,既然屏幕问题是普遍问题,三星就应该给自己免费更换。毕竟三星在越南、印度等市场针对S20所出现的屏幕问题,有着用户可免费更换的政策。那么为何在中国市场上不采取相同的政策,反而还要让消费者支付额外的维修费呢?而三星对中国区别对待的问题,后续其也将受到反噬。

从目前的市场反馈来看,三星One UI系统的本土优化依然不足,若对初次使用三星手机的用户而言,存在着较高的学习成本,甚至不少人会感觉到One UI系统并不好用。

但若是对于常年使用One UI的用户而言,他们反而会觉得One UI系统不但好用,而且也极其干净。简单来说就是,当前仍在使用三星手机或愿意购买三星手机的用户,实则是三星多年培育出的忠实粉丝。

三星在中国市场的区别对待,伤害的也正是三星的这群核心用户。若后续三星这种策略不进行及时调整,这在引发核心用户加速流失的同时,也让三星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持续下跌。

二、“高价低配”,线下销售渠道网络难以建立

曾几何时,三星手机曾被誉为一代“机皇”,但这几年三星手机被外界诟病最多的地方就是,不少机型高价低配。以Galaxy Note20为例,该款机型后盖采用聚碳酸酯材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塑料外壳。

不仅如此,Note20的屏幕相较于S20而言,缩水严重。分辨率由此前的3200*1440缩水到2400*1080;屏幕PPI也从S20系列的500多下降到300多;刷新率也由S20的120Hz下降到60Hz。

同时,Note20所标榜的快充为25万有线快充和15万无线充电的组合,这和动辄50万快充起步的国产机而言,明显有些落后。但即便如此,当时8+256GB的Note20尝鲜价依然高达7699元。

不仅是Note20,售价近万元的Galaxy S23 Ultra也存在类似问题。三星针对该款手机给出的8大购机理由包括夜拍、影像、游戏性能等等。但在当前国产手机纷纷卷性能、卷配置、卷影像以及纷纷追求手机性价比的背景下,S23 Ultra仅靠一个曲面屏就想让消费者为其高溢价买单,恐怕这非易事。

高价低配问题的存在,让后续三星能否在中国市场重回颠覆也充满未知。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Z时代正成为我国消费市场的主力军。但Z时代在购置新机时却是极其老到的,更加追求高性价比。他们会希望得到越级的性能体验,寻求更可靠的CPU满足游戏性能需求,在选购时,也会更多参考线上的评价和不同来源的信息。

为满足Z时代消费者这一需求,手机厂商们只能推出设计精良、性能到位、性价比较高的新机,但如此一来,新机换机周期也被延长。

三星丢失市场份额的这几年,也正是中国Z时代消费者崛起的几年。但和国内手机厂商相比,三星在Z时代消费者中的心智渗透本就不足。如今的高价低配,更难以让经验老到的Z时代消费者为其买单。

从销售渠道来看,DoNews在实地走访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界首市等多个县级市中发现,在这几个县城中,几乎看不到三星手机的线下体验店,甚至不少手机维修店的老板更是坦言,在小县城中的线下市场中,几乎买不到三星手机。

而从后续来看,三星想要补齐线下渠道的短板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伴随着当下互联网流量红利的退散,国内各大手机厂商纷纷通过多种方式和经销商实现利益深度捆绑。

7月份,荣耀重启渠道配股;华为正努力恢复疫情期间被冲击的线下渠道;OPPO的大股东本就是OPPO经销商,在内部有着极高的话语权。更深层次来看,作为韩国企业的三星,在中国线下渠道这样一个追求利益,讲究人情、关系的市场上,绝非国外企业所擅长的。

但线下渠道的不足,也让三星想要不断提高在中国市场手机的出货量面临着新的压力。

目前的线下手机体验店除担任手机厂商销量的任务外,也同时充当着为消费者提供售后服务、提升手机厂商品牌知名度和品牌渗透率的任务。而在当前消费者对手机重度依赖的背景下,消费者手机一旦需要维修的话,需要得到的能立即维修。但三星线下渠道的不足,也让消费者在购置三星手机时因考虑到售后不方便,而选择其他品牌。

三、三星手机还有多少故事可讲?

虽说中国市场当前并非三星手机核心市场,但全球多国因受高通胀、美联储加息等影响,消费者购机意愿普遍不足,出货量也在持续下跌。据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洲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大跌23%至3800万部,为2012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东南亚五国(印尼、泰国、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分别下降7%、1%、10%、30%和29%,整个地区总出货量则同比下滑13%。行业大盘出货量暴跌之下,三星手机在全球多地的出货量也在下跌。

据Canalys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三星手机欧洲、中东、拉美地区出货量同比分别下滑18%、23%和21%,全球总出货量同比下跌18%,这一跌幅也明显高于OV等厂商。

更让三星感到寒意的是,目前折叠屏手机中使用的铰链因由上百个精密零部件组成,其结构相对复杂。铰链设计直接决定了手机的闭合程度与厚度,对折痕的形成也有影响。目前的铰链技术难以使闭合后的缝隙完全消失,影响美观的同时,增加了手机的清理难度与刮伤风险。

同时,折叠屏手机的短期内成本难以下降。以三星Galaxy Fold为例,它和同期直板手机相比,显示模组(柔性屏、保护盖板等)和机械/机电组件(主要为铰链)成本增长明显。结构件的价值增量主要来自精密零部件数量的增加,以及铰链组装难度较大;显示模组的价值增量主要由于屏幕面积更大、性能要求更高、制作工艺更复杂。

高达上万元的售价难以被降低,铰链的问题短期内难以被解决,这很难让折叠屏手机从一个小众市场向大众市场转变,后续全球折叠屏手机增速也将逐渐放缓。

更重要的是,以上文所述的Galaxy Z Flip5为例,虽然它的重量变轻,但对于消费者而言,仅有10g的重量差,消费者的感知度真的会有这么高吗?而类似于骁龙8Gen2芯片更多的是采购高通,并非像苹果那样自研芯片。“挤牙膏创新式”的背后,侧面也在说明三星手机在折叠屏技术上的创新正迎来天花板。

结语:

微软CEO纳德拉在《刷新》中指出:每个人、每个组织乃至每个社会,在达到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对于三星手机而言,想要夺回中国市场,未来又要为自己的手机注入哪些“活力”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三星

4.9k
  • 三星电子新任芯片主管等高管购买股票
  • 三星电子存储部门据悉计划重组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三星手机回来了?

想夺回中国市场并非易事。

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 | DoNews 曹双涛

编辑 | 杨博丞

在三星Galaxy全球新品发布会上,其对外推出了新一代折叠屏手机——Galaxy Z Fold5和Galaxy Z Flip5。

若是将这两款新机和老款机型对比的话,就不难发现整体改动幅度并不大。比如Flip5和Flip4在内屏、影像、电池、快充、存储等配置上参数接近,Fold4和Fold5二者外屏皆是6.1英寸搭配展开7.4英寸的大小。

不仅如此,Flip5外屏并不支持高刷,刷新率更是仅有标准的60HZ。而类似于华为P50Pocket却支持120Hz高刷新率。从这也不难看出,目前三星在这方面的技术有些落后于友商。

但两款新机改动相对较大的在于,处理器均从此前的骁龙8+升级到骁龙8Gen2,并且因使用三星全新的铰链工艺,新机性能也有所升级。据悉,Fold5的重量仅为253g,相较于Fold4减重10g。

但这些升级却让这两款新机的售价更高。Flip4目前售价为8+256G版本5899元、8+512G版本6899元。而Flip5预售价为8+256G版本8499元、8+512G版本9499元。Fold5全球售价1799刀起,京东、抖音等电商平台目前显示的价格为13999元。

但在Fold5高达14000元售价的背后,却有着不少鸡肋的功能。Fold5对外的宣传中强调支持S Pen手写功能,使用专属S Pen,即可实现精确书写。但问题是在键盘打字成为主流的今天,这项功能到底会有多少人使用呢?

另据市场研究机构Counterpoint Research数据显示,三星在2023年第一季度的全球智能手机销售额为7100万部,份额为21.7%,排名第二。

不过,三星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仅为1.4%。那么为何三星手机在我国的存在感越来越低呢?三星后续想要提高在我国手机市场上的份额,又面临着哪些压力呢?

一、区别对待中国市场的三星又回来了?

2016年8月2日,三星向全球市场上正式推出Galaxy Note7。但在Note7上市的一个月内,就在全球范围内发生30多起电池爆炸事件。

同年9月2日,三星宣布在全球召回Note7,但所召回的市场却并不包括中国。三星对此解释道,在中国所销售的Note7和其他国家使用的电池供应商不同,所以不存在安全隐患。但三星很快就被打脸,Note7国行版在我国销售的半个月内,就发生多起电池爆炸事件。这在让我国消费者对三星信心彻底崩溃的同时,也让三星的出货量一路狂跌。

据IDC数据显示,2017年Q1,三星在中国手机市场的出货量仅剩350万台,同比下滑60%,市场份额更是仅有3.3%。面对不断下滑的销量,当年5月,三星推出新一代旗舰手机Galaxy S8和GalaxyS8+。但该机型在中国市场首销的一个月,销量仅有30万部。当年9月所推出的中端机型Galaxy C8和高端大屏旗舰Galaxy Note8,整体销量一样惨淡。

而到了当年Q4,据Strategy Analytics 数据显示,三星在中国的手机市场份额已经不足1%,彻底被纳入“Other”这一统计选项当中。此后的几年时间内,伴随着国产手机的迅速崛起,三星更是逐渐被边缘化。

但即便如此,如今三星对中国依然采取区别对待的市场策略。在今年2月份三星Galaxy S23系列全球发布会召开的同时,三星也启动了先行者计划,若用户在2月14日全款购置全新旗舰新机将获得一定福利。

三星在九个国家为先行者计划提供了256GB版免费升级到512GB版的升级福利,其中德国、英国、法国、丹麦、新加坡、沙特六国的先行者计划还包括了把512GB版免费升级到1TB版。但对比之下,三星给到中国消费者的福利就显得极其寒酸,用户全款预定或能得到一个蓝牙耳机,或以旧换新补贴600元。

不仅如此,三星这几年推出的S20系列、S22系列,以及今年刚刚推出的S23系列均被指出屏幕存在问题。在黑猫投诉上有消费者反馈,自己于2021年5月购买三星S20系列,并且在使用过程中未发生过摔跌和挤压。但在今年7月6日时,却发现屏幕上出现一条绿色竖亮线。

除此之外,三星S20无磕无碰状态下突然出现黑屏、白屏、闪屏等问题在黑猫投诉上更是随处可见。消费者高投诉的背后,侧面也在说明当前三星迫切需要提高自身产品的品控。

针对这些质量问题,三星不但未能拿出合理的售后方案,反而又玩起了区别对待。三星S20用户陆洋(化名)告诉DoNews,今年年初自己的S20出现白屏故障申请寄修后,三星客服虽承诺这是普遍问题,但因已过质保期,三星售后要求自己需额外支付1000多元的屏幕更换费用。

但他却认为这并不合理,既然屏幕问题是普遍问题,三星就应该给自己免费更换。毕竟三星在越南、印度等市场针对S20所出现的屏幕问题,有着用户可免费更换的政策。那么为何在中国市场上不采取相同的政策,反而还要让消费者支付额外的维修费呢?而三星对中国区别对待的问题,后续其也将受到反噬。

从目前的市场反馈来看,三星One UI系统的本土优化依然不足,若对初次使用三星手机的用户而言,存在着较高的学习成本,甚至不少人会感觉到One UI系统并不好用。

但若是对于常年使用One UI的用户而言,他们反而会觉得One UI系统不但好用,而且也极其干净。简单来说就是,当前仍在使用三星手机或愿意购买三星手机的用户,实则是三星多年培育出的忠实粉丝。

三星在中国市场的区别对待,伤害的也正是三星的这群核心用户。若后续三星这种策略不进行及时调整,这在引发核心用户加速流失的同时,也让三星在中国市场的销量持续下跌。

二、“高价低配”,线下销售渠道网络难以建立

曾几何时,三星手机曾被誉为一代“机皇”,但这几年三星手机被外界诟病最多的地方就是,不少机型高价低配。以Galaxy Note20为例,该款机型后盖采用聚碳酸酯材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塑料外壳。

不仅如此,Note20的屏幕相较于S20而言,缩水严重。分辨率由此前的3200*1440缩水到2400*1080;屏幕PPI也从S20系列的500多下降到300多;刷新率也由S20的120Hz下降到60Hz。

同时,Note20所标榜的快充为25万有线快充和15万无线充电的组合,这和动辄50万快充起步的国产机而言,明显有些落后。但即便如此,当时8+256GB的Note20尝鲜价依然高达7699元。

不仅是Note20,售价近万元的Galaxy S23 Ultra也存在类似问题。三星针对该款手机给出的8大购机理由包括夜拍、影像、游戏性能等等。但在当前国产手机纷纷卷性能、卷配置、卷影像以及纷纷追求手机性价比的背景下,S23 Ultra仅靠一个曲面屏就想让消费者为其高溢价买单,恐怕这非易事。

高价低配问题的存在,让后续三星能否在中国市场重回颠覆也充满未知。

从消费者角度来看,Z时代正成为我国消费市场的主力军。但Z时代在购置新机时却是极其老到的,更加追求高性价比。他们会希望得到越级的性能体验,寻求更可靠的CPU满足游戏性能需求,在选购时,也会更多参考线上的评价和不同来源的信息。

为满足Z时代消费者这一需求,手机厂商们只能推出设计精良、性能到位、性价比较高的新机,但如此一来,新机换机周期也被延长。

三星丢失市场份额的这几年,也正是中国Z时代消费者崛起的几年。但和国内手机厂商相比,三星在Z时代消费者中的心智渗透本就不足。如今的高价低配,更难以让经验老到的Z时代消费者为其买单。

从销售渠道来看,DoNews在实地走访安徽省阜阳市临泉县、界首市等多个县级市中发现,在这几个县城中,几乎看不到三星手机的线下体验店,甚至不少手机维修店的老板更是坦言,在小县城中的线下市场中,几乎买不到三星手机。

而从后续来看,三星想要补齐线下渠道的短板也面临着不小的挑战。伴随着当下互联网流量红利的退散,国内各大手机厂商纷纷通过多种方式和经销商实现利益深度捆绑。

7月份,荣耀重启渠道配股;华为正努力恢复疫情期间被冲击的线下渠道;OPPO的大股东本就是OPPO经销商,在内部有着极高的话语权。更深层次来看,作为韩国企业的三星,在中国线下渠道这样一个追求利益,讲究人情、关系的市场上,绝非国外企业所擅长的。

但线下渠道的不足,也让三星想要不断提高在中国市场手机的出货量面临着新的压力。

目前的线下手机体验店除担任手机厂商销量的任务外,也同时充当着为消费者提供售后服务、提升手机厂商品牌知名度和品牌渗透率的任务。而在当前消费者对手机重度依赖的背景下,消费者手机一旦需要维修的话,需要得到的能立即维修。但三星线下渠道的不足,也让消费者在购置三星手机时因考虑到售后不方便,而选择其他品牌。

三、三星手机还有多少故事可讲?

虽说中国市场当前并非三星手机核心市场,但全球多国因受高通胀、美联储加息等影响,消费者购机意愿普遍不足,出货量也在持续下跌。据Counterpoint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欧洲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大跌23%至3800万部,为2012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

东南亚五国(印尼、泰国、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分别下降7%、1%、10%、30%和29%,整个地区总出货量则同比下滑13%。行业大盘出货量暴跌之下,三星手机在全球多地的出货量也在下跌。

据Canalys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三星手机欧洲、中东、拉美地区出货量同比分别下滑18%、23%和21%,全球总出货量同比下跌18%,这一跌幅也明显高于OV等厂商。

更让三星感到寒意的是,目前折叠屏手机中使用的铰链因由上百个精密零部件组成,其结构相对复杂。铰链设计直接决定了手机的闭合程度与厚度,对折痕的形成也有影响。目前的铰链技术难以使闭合后的缝隙完全消失,影响美观的同时,增加了手机的清理难度与刮伤风险。

同时,折叠屏手机的短期内成本难以下降。以三星Galaxy Fold为例,它和同期直板手机相比,显示模组(柔性屏、保护盖板等)和机械/机电组件(主要为铰链)成本增长明显。结构件的价值增量主要来自精密零部件数量的增加,以及铰链组装难度较大;显示模组的价值增量主要由于屏幕面积更大、性能要求更高、制作工艺更复杂。

高达上万元的售价难以被降低,铰链的问题短期内难以被解决,这很难让折叠屏手机从一个小众市场向大众市场转变,后续全球折叠屏手机增速也将逐渐放缓。

更重要的是,以上文所述的Galaxy Z Flip5为例,虽然它的重量变轻,但对于消费者而言,仅有10g的重量差,消费者的感知度真的会有这么高吗?而类似于骁龙8Gen2芯片更多的是采购高通,并非像苹果那样自研芯片。“挤牙膏创新式”的背后,侧面也在说明三星手机在折叠屏技术上的创新正迎来天花板。

结语:

微软CEO纳德拉在《刷新》中指出:每个人、每个组织乃至每个社会,在达到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对于三星手机而言,想要夺回中国市场,未来又要为自己的手机注入哪些“活力”呢?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