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无印良品便利店没能俘获中国顾客的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无印良品便利店没能俘获中国顾客的心

MUJIcom是无印良品试图通过细分概念在中国市场寻找新增量的尝试,但并不成功。

界面新闻记者 | 陈奇锐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根据赢商网报道,上海MUJIcom或将在20238月末正式停止运营。该店位于上海宝杨宝龙广场,在2020年正式开业,但在2023716日至816日期间推出为期一个月的闭店优惠活动。若上海店关闭,MUJIcom在中国将只剩下位于北京的唯一一家门店。

界面时尚就上海MUJIcom闭店一事向无印良品中国团队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MUJIcom是无印良品于2016年推出的便利店式零售店,零售面积从常规店的16506600平方米缩减至264495平方米,主要在社区、车站和写字楼底商中开设,最早在日本的东京和大阪等城市落地。

2020年,无印良品将MUJIcom引入中国市场,在北京京东总部园区内开设了中国首间门店。按照当时的定位,这间店销售的商品和传统门店有所区别,仅保留消费者日常所需。以这家开在京东总部的门店为例,各种与办公相关的商品是主导。

但和全家以及罗森等常见的便利店相比,MUJIcom的面积要大上不少。这使其内部出了商品销售区域外,还增设了餐饮空间、阅读休息空间和进行讨论的沙龙空间。这让MUJIcom带有更多第三空间的特征,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便利店。

但在2020年连开两店后,MUJIcom就不再在中国市场扩张,对这一零售概念的宣传也逐渐冷却下来。而在日本,无印良品推出了更靠近便利店概念的“MUJI 500”,选址依然以车站为主,但70%左右的产品售价低于500日元(约合人民币25元)。

不上不下的定位或许是MUJIcom在市场遇冷的原因。

与在日本的亲民形象不同,无印良品在2005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时选择以中高端定位开展业务。尽管存在争议,但该定位却也着实成功塑造了无印良品的品质形象,迅速吸引了一批粉丝,满足规模日渐庞大的城市中产审美需求。

2016年后,无印良品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开始下滑,并在2018年第二季度首次出现负增长,疫情爆发进一步冲击了它在中国的线下业务。但中国仍是无印良品在海外扩张的重心,为此它接连在台州、泸州和宜宾等三、四线城市开店,并数次下调产品价格。

根据财报,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计画在202291日至2023531日的3个季度内,主营业务收入增长17.5%435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18亿元),但营业利润和“经常利润”却分别下跌8.7%15.5%

增收不增利如今正在困住无印良品。

和同样来自日本并通过各种联名营销刷屏的优衣库相比,无印良品不仅售价更高,长期坚持的极简自然风格使其难以满足日益变化的市场需求。加之该风格类型的品牌之间本身就竞争激烈,依靠过去忠诚顾客的无印良品很可能面对的是存量而非增量市场。

为了展示新的形象,无印良品选择下沉,开始降价。与此同时它还推出种种更为细分的概念,比如基于便利店的MUJIcom以及生鲜复合店,同时它还开始销售电动车,入驻美团外卖,并在北京和深圳开设酒店MUJI Hotel

这些都是花钱的举措,解释了为何出现增收不增利的问题。

但最重要的是,增收和增利的速度并不同步,显示出消费者并没有因为这些举措而对品牌产生更深认同。无印良品不是一张白纸,中高端形象曾经是它的优势,但如今也在使其转型受困,其新概念和新业态都难以跳出来显现出真正差别。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无印良品

3k
  • 无印良品确认将关闭上海MUJIcom:合作方处理资产,提前结束合作
  • 消费者环保意识增加,多个日本零售巨头推出废弃食材为原材料的产品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无印良品便利店没能俘获中国顾客的心

MUJIcom是无印良品试图通过细分概念在中国市场寻找新增量的尝试,但并不成功。

界面新闻记者 | 陈奇锐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根据赢商网报道,上海MUJIcom或将在20238月末正式停止运营。该店位于上海宝杨宝龙广场,在2020年正式开业,但在2023716日至816日期间推出为期一个月的闭店优惠活动。若上海店关闭,MUJIcom在中国将只剩下位于北京的唯一一家门店。

界面时尚就上海MUJIcom闭店一事向无印良品中国团队求证,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

MUJIcom是无印良品于2016年推出的便利店式零售店,零售面积从常规店的16506600平方米缩减至264495平方米,主要在社区、车站和写字楼底商中开设,最早在日本的东京和大阪等城市落地。

2020年,无印良品将MUJIcom引入中国市场,在北京京东总部园区内开设了中国首间门店。按照当时的定位,这间店销售的商品和传统门店有所区别,仅保留消费者日常所需。以这家开在京东总部的门店为例,各种与办公相关的商品是主导。

但和全家以及罗森等常见的便利店相比,MUJIcom的面积要大上不少。这使其内部出了商品销售区域外,还增设了餐饮空间、阅读休息空间和进行讨论的沙龙空间。这让MUJIcom带有更多第三空间的特征,已经不再是单纯的便利店。

但在2020年连开两店后,MUJIcom就不再在中国市场扩张,对这一零售概念的宣传也逐渐冷却下来。而在日本,无印良品推出了更靠近便利店概念的“MUJI 500”,选址依然以车站为主,但70%左右的产品售价低于500日元(约合人民币25元)。

不上不下的定位或许是MUJIcom在市场遇冷的原因。

与在日本的亲民形象不同,无印良品在2005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时选择以中高端定位开展业务。尽管存在争议,但该定位却也着实成功塑造了无印良品的品质形象,迅速吸引了一批粉丝,满足规模日渐庞大的城市中产审美需求。

2016年后,无印良品在中国市场的增长开始下滑,并在2018年第二季度首次出现负增长,疫情爆发进一步冲击了它在中国的线下业务。但中国仍是无印良品在海外扩张的重心,为此它接连在台州、泸州和宜宾等三、四线城市开店,并数次下调产品价格。

根据财报,无印良品母公司良品计画在202291日至2023531日的3个季度内,主营业务收入增长17.5%4358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18亿元),但营业利润和“经常利润”却分别下跌8.7%15.5%

增收不增利如今正在困住无印良品。

和同样来自日本并通过各种联名营销刷屏的优衣库相比,无印良品不仅售价更高,长期坚持的极简自然风格使其难以满足日益变化的市场需求。加之该风格类型的品牌之间本身就竞争激烈,依靠过去忠诚顾客的无印良品很可能面对的是存量而非增量市场。

为了展示新的形象,无印良品选择下沉,开始降价。与此同时它还推出种种更为细分的概念,比如基于便利店的MUJIcom以及生鲜复合店,同时它还开始销售电动车,入驻美团外卖,并在北京和深圳开设酒店MUJI Hotel

这些都是花钱的举措,解释了为何出现增收不增利的问题。

但最重要的是,增收和增利的速度并不同步,显示出消费者并没有因为这些举措而对品牌产生更深认同。无印良品不是一张白纸,中高端形象曾经是它的优势,但如今也在使其转型受困,其新概念和新业态都难以跳出来显现出真正差别。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