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亿元索赔落空,中创新航“硬杠”宁德时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亿元索赔落空,中创新航“硬杠”宁德时代

苦“宁王”久矣,中航举大计。

图片来源:Unsplash-Micaela Parente

文|探客出行 廖鸿杰

编辑|冯羽

“充电十分钟,续航八百里”,8月16日,宁德时代宣布推出全新“神行”超充电池。而神行电池“快速补能”和“平易近人(价格)”的优势也再次将动力电池行业的技术战推向高潮。

但在新产品尚未实现量产前,宁德时代却被后起新秀中创新航“狂抽”了一嘴巴。

近日,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的专利侵权案,迎来了戏剧性的大反转。

中创新航公开表示,宁德时代持有的两项涉案专利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无效。眼看累计过亿元的索赔就要“落空”,宁德时代连忙作出了“计划提起行政诉讼”的回应。

苦宁王久矣,中航举大计。在不断反复和持久拉锯的专利纠纷下,面对宁德时代累计超6亿元的巨额索赔中创新航该如何应对?案情迎来大反转究竟是坐实了宁德时代的“恃强凌弱”,还是中创新航的“偷奸耍滑”?

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专利案的暂时“落败”,是否会再次搅混动力电池江湖?

01 剑拔弩张

近日,中创新航公告称,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宁德时代「正极极片及电池(专利号:ZL201810696957.2)」和「锂离子电池(专利号:ZL201910295365.4)」两项诉讼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认定书宣告宁德时代的两项涉诉专利全部无效。

资料显示,中创新航曾先后于2021年8月和10月收到福州中院送达的「正极极片及电池」和「锂离子电池」两份涉及专利侵权民事起诉书,并要求中创新航给予专利持有人宁德时代累计1.08亿元的索赔。

(图 / 中创新航官方公告)

两项涉诉专利被宣告无效也意味着,悬在头顶近两年之久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暂且落不下了,受巨额索赔压力的中创新航终于有了松口气的机会。

当然宁德时代也并未做出妥协,反倒迅速就此做出回应:“已经接到通知,计划在法定时间内提起行政诉讼,维护合法权益”。

对此盈科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王欣桐告诉「探客出行」,“这个无效也不是最终的结果,专利持有人宁德时代仍旧可以对专利无效决定提起行政诉讼。如果侵权诉讼被驳回起诉,专利无效决定后续又被翻案认定专利权有效,宁德时代仍旧可以另案起诉。”

同时,在王欣桐律师看来,专利持有人宁德时代也应该提高自己专利的科技创新程度和含金量,从实质上提高自己专利的稳定性。在起诉之前应对自身专利的稳定性进行充分的评估,在维权之前还是需要请专业人员对专利的稳定性再加深判断。

毕竟,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专利侵权缠斗已久,案件的最终如何判定得看各方的举证。可专利纠纷案还没有等到最终判决,涉诉专利反而先被认定无效。对宁德时代这样的行业龙头来说,举报同行专利侵权不成,反而丢失专利,多少显得有些尴尬。

此外,「探客出行」从中创新航的2022年年报中还注意到,中创新航除了这两项专利纠纷困扰外,还至少涉及了宁德时代的「集流构件和电池」、「电池盖板防爆装置」和「电池包的装配」三项专利纠纷案,累计索赔金额高达6.18亿元。

而同期,中创新航在2022年的净利润也才6.94亿元,而2021年净利润则仅有1.40亿元。

且不说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专利侵权案会给中创新航的声誉带来何种影响,仅从这笔巨额索赔来看,无异于让中创新航给宁德时代低头认错、沦为“打工仔”。

另一方面,2022年8月宁德时代还曾以不正当竞争将中创新航告上法院。宁德时代称,中创新航为获得优质人才资源,通过第三方挖角宁德时代技术人员和业务骨干,违反已签订的竞业协议。今年3月,中创新航被判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需向宁德时代赔偿370万元。

可见,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剑拔弩张”远不止于几项专利纠纷,更不会因为这两项专利的“失效”而终结二者的“恩怨”。反倒是这两个专利案的“大反转”将进一步加深二者的“敌对”情绪。

02 穷寇勿追

这场耗时持久的专利战,本质上是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之间的技术战。

「探客出行」注意到,中创新航在2022年年报中的“2022跨越发展”总结到:“公司多项技术与产品全球领先、全球首创和全球独创……连续三年荣获广汽埃安优秀供应商大奖,连续五年荣获长安汽车新能源贡献奖和供应商大奖,荣获小鹏汽车质量金奖。”

(图 / 中创新航2022年年报)

有意思的是,中创新航在2022年年报中重点点名的三家合作整车厂广汽、长安和小鹏,曾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对宁德时代这家供应商颇有成见,以至于对其公开点名甚至直接“互撕”。

如在2022年7月,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曾当众吐槽,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汽车成本的40%—60%,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并建议国家层面加强对电池行业的监督和引导。同年11月,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则声称,因“缺芯贵电”让长安汽车在前九个月损失60.6万辆产量。

再看看如今站在聚光灯前的新能源汽车品牌,除了特斯拉和比亚迪等极少数品牌还能赚到钱,行业内几乎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品牌都是在亏钱。反倒是宁德时代一路扶摇直上,在2022年实现归母净利润307.29亿元,同比大增92.89%;2023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达到207.17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53.64%。

当然,能做到行业龙头的宁德时代也有自己的商业布局和盈利逻辑,能探索出一条合理的赚钱之路,合法地赚取“暴利”,必定自有其实力背书。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还需要通过政府补贴,且近乎全行业都在亏损的新能源赛道里,宁德时代在赚取丰厚利润时还隔三差五地被整车厂和锂电同行所抱怨。

或许是因为树大招风遭人嫉妒,不过宁德时代需要反思的是,作为行业巨头,在面对实力或是规模悬殊的对手或是同行时,是否表现得过于强势?

就此次和中创新航的专利纠纷来看,其索赔金额从最开始的3000万元提升至7800万元,仅这两起专利纠纷索赔达1.08亿元,五项专利累计索赔6.18亿元。

从索赔金额来看,于宁德时代而言无异于沧海一粟,于中创新航而言则唯有拼死一战。

数据显示,截至8月16日收盘,中创新航报收16.04港元/股,最新市值约284.28亿港元,相较于2022年10月6日38港元/股的开盘价市值缩水超380亿港元,累计跌幅近60%。

当然,中创新航的股价破发和市值腰斩,是整个锂电池市场所处的大环境所致。但从这几次专利纠纷案的时间来看,2021年正值中创新航筹备上市之时,迎来了宁德时代当头一棒,涉案之多,赔偿之重难免会让人觉得,中创新航在资本市场上的处境,宁德时代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若在IPO前服软,并承认侵权,一方面会有损中创新航“自主创新”的企业形象,另一方面还得支付一笔天价赔偿金。作为行业头部玩家之一的中创新航在面对一点挫折困难就束手就擒,又该如何让资本市场相信企业创造财富的能力和存在的价值?

正所谓“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对于身陷绝境的敌人,如果有把握能一招制敌,固然可以乘胜追击以绝后患。如若不能,就不要逼迫得太急,得适当给对手留有一些退路,以防敌人鱼死网破,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宁德时代对中创新航的穷追猛打,无疑是将后者逼入穷巷。

03 拼死一搏

中创新航作为锂电行业的头部玩家之一,在临近上市之际却被同行接二连三地起诉专利侵权,还被巨额索赔所威胁。既然,彼此都没有让步的意愿,也唯有拼死一搏。

至于最终结果,于宁德时代而言,输了也就“丢失”两个专利,赢了则可进一步稳固头部玩家的行业地位;于中创新航而言,输了可能会被挤出行业前十,赢了还可以踩着宁德时代的肩膀硬碰一下行业老大的市场地位。

「探客出行」从中国汽车动力产业创新联盟了解到,2022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累计约294.55GWh,同比增长90.09%,乘用车装机量占比约88.66%;2023年1-5月动力电池累计装机量约119.23GWh,同比增长43.44%,乘用车装机量提升至92.51%。

可见,动力电池行业的整体市场增速在明显放缓。乘用车装机量的高度集中,也就意味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多少,对动力电池供应企业的发展有着决定性作用。

此外,动力电池的战场还存在着企业集中度逐步走高的趋势。

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动力电池TOP10企业(装机量排名)的累计市场占有率已超过了90%。到2022年TOP10企业的累计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至94.45%,到2023年1-5月TOP10企业累计的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97.90%。

在这TOP10企业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家企业占据了超70%的市场份额,且比亚迪的增长要明显高于宁德时代。

这也就意味着:其一,动力电池企业如果没能跻身装机量TOP10,往后基本没什么存活空间;其二、对于比亚迪的强势崛起,宁德时代已经很难遏制,毕竟这两家企业的技术路线和产品渠道都大不相同;其三,宁德时代若要保住行业老大的市场地位,得抑制住比亚迪之外的同行突然崛起。

中国汽车动力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2年中创新航动力电池装机量约19.24GWh,市占率为6.53%,位列TOP10企业中的第三位;到2023年1-5月,中创新航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为9.66GWh,排名没有变化,但市占率已经提升至8.10%。

值得注意的是,排名第二位的比亚迪装机量占有率已经从2022年的23.45%迅速提升至2023年1-5月的30.53%,而排名第一的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市占率则从2022年的48.20%下降至2023年1-5月的42.93%。

宁德时代在丢城弃地,中创新航在攻城拔寨。二者体量虽不在一个级别,但均为动力电池的头部玩家,中创新航的崛起无疑已经触动到宁德时代的核心利益。

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宁德时代在加强自身产品竞争力的同时,还要挥起大棒以防中创新航等企业崛起。

奋起直追的中创新航和正准备独立分拆上市的欣旺达,似乎就成了除比亚迪之外,对宁德时代能产生最大威胁的企业。

04 结语

中创新航对专利案的“不低头”,既是为企业品牌形象的自证清白,更可视之为对宁德时代“欺压”的一种无奈之举。

至于中创新航上市后的股价破发、市值腰斩,虽然和宁德时代没有直接原因,但就在这关键时刻面对宁德时代的一再施压,多少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

此次专利案的大反转,已经不能简单地归结为两家企业之间的相互掰扯,更值得去反思的是专利申请的游戏规则,是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盈科律师事务所王欣桐对「探客出行」表示,国家知识产权局应该维护公众对于专利权的稳定性的合理期待。既然被告已经用了这个专利,证明这个专利是有一定价值的,这种情况下再宣告原告宁德时代的专利无效,对宁德时代也非常不公平。

此外,如果这种专利很容易被宣告无效的事件频繁发生,企业也就没有技术创新的动力和保护知识产权的精力了。专利维权不力,申请专利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从源头把好关,不仅可以节约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成本,还避免了司法资源的浪费,维护法律权利的稳定本身也是在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宁德时代

6.6k
  • 锂电产业链周记 | 宁德时代计划2027年小批量生产全固态电池 搭载中创新航电池的全球最大电船首航
  • 调研早知道| 宁德时代2024年一季报业绩会透露哪些关键信息?

中创新航

2k
  • 泰国预计两家中国电池制造商年内将宣布在泰投资超过300亿泰铢
  • 零跑C16将搭载中创新航磷酸铁锂电池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亿元索赔落空,中创新航“硬杠”宁德时代

苦“宁王”久矣,中航举大计。

图片来源:Unsplash-Micaela Parente

文|探客出行 廖鸿杰

编辑|冯羽

“充电十分钟,续航八百里”,8月16日,宁德时代宣布推出全新“神行”超充电池。而神行电池“快速补能”和“平易近人(价格)”的优势也再次将动力电池行业的技术战推向高潮。

但在新产品尚未实现量产前,宁德时代却被后起新秀中创新航“狂抽”了一嘴巴。

近日,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的专利侵权案,迎来了戏剧性的大反转。

中创新航公开表示,宁德时代持有的两项涉案专利均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无效。眼看累计过亿元的索赔就要“落空”,宁德时代连忙作出了“计划提起行政诉讼”的回应。

苦宁王久矣,中航举大计。在不断反复和持久拉锯的专利纠纷下,面对宁德时代累计超6亿元的巨额索赔中创新航该如何应对?案情迎来大反转究竟是坐实了宁德时代的“恃强凌弱”,还是中创新航的“偷奸耍滑”?

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专利案的暂时“落败”,是否会再次搅混动力电池江湖?

01 剑拔弩张

近日,中创新航公告称,收到国家知识产权局对宁德时代「正极极片及电池(专利号:ZL201810696957.2)」和「锂离子电池(专利号:ZL201910295365.4)」两项诉讼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认定书宣告宁德时代的两项涉诉专利全部无效。

资料显示,中创新航曾先后于2021年8月和10月收到福州中院送达的「正极极片及电池」和「锂离子电池」两份涉及专利侵权民事起诉书,并要求中创新航给予专利持有人宁德时代累计1.08亿元的索赔。

(图 / 中创新航官方公告)

两项涉诉专利被宣告无效也意味着,悬在头顶近两年之久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暂且落不下了,受巨额索赔压力的中创新航终于有了松口气的机会。

当然宁德时代也并未做出妥协,反倒迅速就此做出回应:“已经接到通知,计划在法定时间内提起行政诉讼,维护合法权益”。

对此盈科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王欣桐告诉「探客出行」,“这个无效也不是最终的结果,专利持有人宁德时代仍旧可以对专利无效决定提起行政诉讼。如果侵权诉讼被驳回起诉,专利无效决定后续又被翻案认定专利权有效,宁德时代仍旧可以另案起诉。”

同时,在王欣桐律师看来,专利持有人宁德时代也应该提高自己专利的科技创新程度和含金量,从实质上提高自己专利的稳定性。在起诉之前应对自身专利的稳定性进行充分的评估,在维权之前还是需要请专业人员对专利的稳定性再加深判断。

毕竟,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专利侵权缠斗已久,案件的最终如何判定得看各方的举证。可专利纠纷案还没有等到最终判决,涉诉专利反而先被认定无效。对宁德时代这样的行业龙头来说,举报同行专利侵权不成,反而丢失专利,多少显得有些尴尬。

此外,「探客出行」从中创新航的2022年年报中还注意到,中创新航除了这两项专利纠纷困扰外,还至少涉及了宁德时代的「集流构件和电池」、「电池盖板防爆装置」和「电池包的装配」三项专利纠纷案,累计索赔金额高达6.18亿元。

而同期,中创新航在2022年的净利润也才6.94亿元,而2021年净利润则仅有1.40亿元。

且不说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专利侵权案会给中创新航的声誉带来何种影响,仅从这笔巨额索赔来看,无异于让中创新航给宁德时代低头认错、沦为“打工仔”。

另一方面,2022年8月宁德时代还曾以不正当竞争将中创新航告上法院。宁德时代称,中创新航为获得优质人才资源,通过第三方挖角宁德时代技术人员和业务骨干,违反已签订的竞业协议。今年3月,中创新航被判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需向宁德时代赔偿370万元。

可见,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剑拔弩张”远不止于几项专利纠纷,更不会因为这两项专利的“失效”而终结二者的“恩怨”。反倒是这两个专利案的“大反转”将进一步加深二者的“敌对”情绪。

02 穷寇勿追

这场耗时持久的专利战,本质上是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之间的技术战。

「探客出行」注意到,中创新航在2022年年报中的“2022跨越发展”总结到:“公司多项技术与产品全球领先、全球首创和全球独创……连续三年荣获广汽埃安优秀供应商大奖,连续五年荣获长安汽车新能源贡献奖和供应商大奖,荣获小鹏汽车质量金奖。”

(图 / 中创新航2022年年报)

有意思的是,中创新航在2022年年报中重点点名的三家合作整车厂广汽、长安和小鹏,曾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对宁德时代这家供应商颇有成见,以至于对其公开点名甚至直接“互撕”。

如在2022年7月,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曾当众吐槽,动力电池成本已经占到汽车成本的40%—60%,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并建议国家层面加强对电池行业的监督和引导。同年11月,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则声称,因“缺芯贵电”让长安汽车在前九个月损失60.6万辆产量。

再看看如今站在聚光灯前的新能源汽车品牌,除了特斯拉和比亚迪等极少数品牌还能赚到钱,行业内几乎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品牌都是在亏钱。反倒是宁德时代一路扶摇直上,在2022年实现归母净利润307.29亿元,同比大增92.89%;2023年上半年归母净利润达到207.17亿元,同比增幅达到153.64%。

当然,能做到行业龙头的宁德时代也有自己的商业布局和盈利逻辑,能探索出一条合理的赚钱之路,合法地赚取“暴利”,必定自有其实力背书。

但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还需要通过政府补贴,且近乎全行业都在亏损的新能源赛道里,宁德时代在赚取丰厚利润时还隔三差五地被整车厂和锂电同行所抱怨。

或许是因为树大招风遭人嫉妒,不过宁德时代需要反思的是,作为行业巨头,在面对实力或是规模悬殊的对手或是同行时,是否表现得过于强势?

就此次和中创新航的专利纠纷来看,其索赔金额从最开始的3000万元提升至7800万元,仅这两起专利纠纷索赔达1.08亿元,五项专利累计索赔6.18亿元。

从索赔金额来看,于宁德时代而言无异于沧海一粟,于中创新航而言则唯有拼死一战。

数据显示,截至8月16日收盘,中创新航报收16.04港元/股,最新市值约284.28亿港元,相较于2022年10月6日38港元/股的开盘价市值缩水超380亿港元,累计跌幅近60%。

当然,中创新航的股价破发和市值腰斩,是整个锂电池市场所处的大环境所致。但从这几次专利纠纷案的时间来看,2021年正值中创新航筹备上市之时,迎来了宁德时代当头一棒,涉案之多,赔偿之重难免会让人觉得,中创新航在资本市场上的处境,宁德时代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如若在IPO前服软,并承认侵权,一方面会有损中创新航“自主创新”的企业形象,另一方面还得支付一笔天价赔偿金。作为行业头部玩家之一的中创新航在面对一点挫折困难就束手就擒,又该如何让资本市场相信企业创造财富的能力和存在的价值?

正所谓“穷寇勿迫,此用兵之法也”。对于身陷绝境的敌人,如果有把握能一招制敌,固然可以乘胜追击以绝后患。如若不能,就不要逼迫得太急,得适当给对手留有一些退路,以防敌人鱼死网破,造成不应有的损失。

宁德时代对中创新航的穷追猛打,无疑是将后者逼入穷巷。

03 拼死一搏

中创新航作为锂电行业的头部玩家之一,在临近上市之际却被同行接二连三地起诉专利侵权,还被巨额索赔所威胁。既然,彼此都没有让步的意愿,也唯有拼死一搏。

至于最终结果,于宁德时代而言,输了也就“丢失”两个专利,赢了则可进一步稳固头部玩家的行业地位;于中创新航而言,输了可能会被挤出行业前十,赢了还可以踩着宁德时代的肩膀硬碰一下行业老大的市场地位。

「探客出行」从中国汽车动力产业创新联盟了解到,2022年我国动力电池装机量累计约294.55GWh,同比增长90.09%,乘用车装机量占比约88.66%;2023年1-5月动力电池累计装机量约119.23GWh,同比增长43.44%,乘用车装机量提升至92.51%。

可见,动力电池行业的整体市场增速在明显放缓。乘用车装机量的高度集中,也就意味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多少,对动力电池供应企业的发展有着决定性作用。

此外,动力电池的战场还存在着企业集中度逐步走高的趋势。

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动力电池TOP10企业(装机量排名)的累计市场占有率已超过了90%。到2022年TOP10企业的累计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升至94.45%,到2023年1-5月TOP10企业累计的市场占有率更是高达97.90%。

在这TOP10企业中,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两家企业占据了超70%的市场份额,且比亚迪的增长要明显高于宁德时代。

这也就意味着:其一,动力电池企业如果没能跻身装机量TOP10,往后基本没什么存活空间;其二、对于比亚迪的强势崛起,宁德时代已经很难遏制,毕竟这两家企业的技术路线和产品渠道都大不相同;其三,宁德时代若要保住行业老大的市场地位,得抑制住比亚迪之外的同行突然崛起。

中国汽车动力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2年中创新航动力电池装机量约19.24GWh,市占率为6.53%,位列TOP10企业中的第三位;到2023年1-5月,中创新航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为9.66GWh,排名没有变化,但市占率已经提升至8.10%。

值得注意的是,排名第二位的比亚迪装机量占有率已经从2022年的23.45%迅速提升至2023年1-5月的30.53%,而排名第一的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机量市占率则从2022年的48.20%下降至2023年1-5月的42.93%。

宁德时代在丢城弃地,中创新航在攻城拔寨。二者体量虽不在一个级别,但均为动力电池的头部玩家,中创新航的崛起无疑已经触动到宁德时代的核心利益。

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宁德时代在加强自身产品竞争力的同时,还要挥起大棒以防中创新航等企业崛起。

奋起直追的中创新航和正准备独立分拆上市的欣旺达,似乎就成了除比亚迪之外,对宁德时代能产生最大威胁的企业。

04 结语

中创新航对专利案的“不低头”,既是为企业品牌形象的自证清白,更可视之为对宁德时代“欺压”的一种无奈之举。

至于中创新航上市后的股价破发、市值腰斩,虽然和宁德时代没有直接原因,但就在这关键时刻面对宁德时代的一再施压,多少还是受到了一定影响。

此次专利案的大反转,已经不能简单地归结为两家企业之间的相互掰扯,更值得去反思的是专利申请的游戏规则,是否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盈科律师事务所王欣桐对「探客出行」表示,国家知识产权局应该维护公众对于专利权的稳定性的合理期待。既然被告已经用了这个专利,证明这个专利是有一定价值的,这种情况下再宣告原告宁德时代的专利无效,对宁德时代也非常不公平。

此外,如果这种专利很容易被宣告无效的事件频繁发生,企业也就没有技术创新的动力和保护知识产权的精力了。专利维权不力,申请专利的意义也就不存在了。

从源头把好关,不仅可以节约当事人双方的诉讼成本,还避免了司法资源的浪费,维护法律权利的稳定本身也是在维护社会秩序的稳定。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