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疾人
遍地开花的音乐节与被忽略的残障人士

残障人士也应拥有享受音乐节的权利。

冬残奥会的无障碍设施改造,酒店能“抄作业”吗?

从酒店角度来看,为不同类型消费者提供周到贴心的服务也是行业的价值所在。

不止银发,这个10亿群体同样需要关注

如何更好地帮助到残疾人士等弱势群体?从目前来看,智能家居会是最可行的方案。

在黑暗中化妆,在轮椅上起舞:残障人士如何追求美与自我?

在“这就是我”摄影展开幕式及后续活动中,参与拍摄的残障人士进行了艺术表演和对谈活动。

《一切都会有的》:请尊重TA们的别样人生

“衡量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标准,是看这个国家的人们如何对待动物、女人、老人和弱者。”

思想界 | 余华讲中高考作文,是“降维打击”还是“恰饭”?

本周『思想界』,我们关注作家余华讲中高考作文​​​​​​​引发的争议以及导盲犬排便被投诉两年,视障人士冒犯了谁。

海伦·凯勒不存在?TikTok上的荒谬阴谋论为我们揭示了什么

海伦·凯勒并不存在的阴谋论,其实是社会对残障人士长久歧视的一部分。

不工作就能白拿钱?残保金交易正在封死残疾人的未来

暂时的制度、观念的欠缺,以及部分残疾人的个人选择,无法赋予假就业合理性。

“马德望玫瑰”:一支来自柬埔寨的女子轮椅篮球队

“马德望玫瑰”虽然并未在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时取得佳绩,但她们在球场下取得了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