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这些年硅谷最流行的一件事,就是抄袭中国模式

中国式创新席卷硅谷,“山寨”不再分国界。

科技的世界里没有“粉红税”

如果不能收“粉红税”,科技消费品牌又该如何挖掘女性市场?

大厂里,那些没有“花名”的人

做外包,不止996。

我在大厂做内推,两年赚了100万

有人赚百万,有人不愿干。

互联网的中年危机

互联网的中年或许并不是一场危机,它们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大幕正在徐徐拉开。

软银“服软”,孙正义需要中国市场

移动互联网代表过去,人工智能代表未来,一直在试图寻找下一个阿里的孙正义,在退休之前还要继续战斗,这个战场少不了中国市场。

取消大小周后,年轻人为什么“又不干了”?

年轻人真的“要钱不要闲”、“社畜当上瘾”了吗?也许身处“暴风眼”的大厂员工更有发言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