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展
“至暗时刻”的丘吉尔和欧洲:电影之外更接近真实的历史

“电影更多放大了他作为关键领袖,在关键时刻的犹豫和动摇,但真实的丘吉尔可能不是这样的。我认为他可能是一个更坚定的人,而且我不觉得他做政治牺牲会有道德负担。”

2019上海书展闭幕,去年市民平均一年读6.1本书

上海书展闭幕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中国近现代新闻出版博物馆将于2021年在上海杨浦滨江建成。

阿迪契的“女权课”:上海男人做家务,就代表两性平等了吗?

“上海以及全中国的女性也不需要在婚后冠夫姓。”“那孩子跟谁姓呢?”阿迪契好奇地问。

唐诺:我很怕读者染上一个最坏的习惯,买了一本书就觉得有资格指指点点

唐诺发现,写作的专业性正受到威胁,社交网络制造了绝对平等的假象,买了书的读者以消费者的姿态点评文学,而缺乏对真正认真的作者的真正认真的阅读和评价。

自由与保守的交锋:从联邦最高法院读懂美国当代政治

“如果我们想要理解美国,仅仅去看总统做了什么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了解美国国会和最高法院。”

讲故事的历史学家:史景迁的写作、史观与道德立场

尽管史景迁和司马迁都是以“擅讲故事”闻名的历史学家,但他其实并不赞同后者充满道德批判意味的书写方式。

“坑蒙拐骗”教授杰西·鲍尔的小说实验:让事物保持模棱两可

凭借孤独给予自己的细腻与敏感,杰西·鲍尔得以更好地体察和记录自己与世界、与他人的关系。

野生作家养成记:“觅食”如动物如卧底,写作如挖矿如潜水

他们无一例外,在文学世界中汲取、补给、成长,而后再反过来生产、补充和丰富这个世界。

从企鹅、托尔金到切尔诺贝利:来自界面文化的上海书展选购攻略

逛上海书展了吗?这里有界面文化的现场发现,以及一份购书推荐。

新中国成立70周年辞书成就展今日开幕,《辞海》第一版底稿首次公开展出

中国辞书学会会长李宇明表示,今日我们的生活日益互联网化,新鲜词语和网络流行语也不断增多,辞书也应当突破传统形式,不能仅以纸书的形式传播,也应当开发辞典APP与时俱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