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节
安徽铜陵“一个班收8万班费”背后,家委会应该扮演什么样角色?

家委会不应成为摆设、工具或联谊会。

“无能者才会教别人”:为何愿意当老师的美国人越来越少?|教师节

人们过分关注教师排名,而对于如何设计他们身处的工作环境——更宏观的大众教育和社会福利体制的关注却少之又少。

【口述】师范“热”了,我选择了最冷门的领域

我们采访了三位教师,分别来自学前教育、特殊教师和乡村教育领域,聊了聊教师生活的“酸甜苦辣”。

编辑部聊天室 | 人生路漫漫,好老师坏老师和“人生导师”共同作用于我

对我们产生很大影响的,既有在课堂上教过我们的人,也有一些远方的、与我们素未谋面的人。

教育部严查变相违规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英语培训机构爱贝斯实控人失联 | 一周教育要闻

教育部对校外培训材料列出十二条负面清单;2022QS全球MBA、商科硕士排名出炉。

【评论】教师增加到1790万的喜与忧

学前和义务教育阶段生师比下降,高等教育的生师比进一步提高,尤其是高等职业教育生师比已超过20。

当老师,好吗?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的闪光点,需要不断去挖掘,而不是被规定。”

【特写】重返体制内:教资热降温,卷向教师编

教师的招录门槛逐步从大中专生为主,转向本科及研究生,教师待遇有保障,其岗位吸引力明显提升。

直播间内“没有”教师节

一方屏幕,将线上教育与传统教育的地位划分开来,也让线上教师们和传统教师体验着不同的“教学”生活。

【深度】风暴之后,园丁们殊途同归

公校教师在享受安稳的同时,对突发情况有了更灵活的应对;面对“生存考验”的线下机构教师也选择先活下来;集目光与高薪于一身的网课教师们则在前路上走得更坚定了。但他们对教育的思考和期待仍指向同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