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
塑造了人类历史的木头

罗兰·恩诺斯写道,“在人类和其文明的漫长演进过程中,一直有木材的影子,它伴随我们从栖居森林的猿猴,成为用长矛打猎的狩猎采集者、挥舞斧头的农民、造建房屋的木匠,并最终成为阅读书籍的学者。” 

人类智慧的阴暗面

智慧与说出更令人信服的废话和成为一个更好的说谎者息息相关,却与更好地识别自己的偏见完全无关。

AI仿生:人类进化新可能

AI仿生技术的发展,会让我们人类实现新一轮的进化吗?这些AI仿生技术的应用会产生哪些深远影响?

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流变与实践

齐格蒙·鲍曼警告我们不应将犹太人大屠杀仅仅视作一个德国问题,或一个已经翻篇的历史教训。

蝾螈会是人类再生的希望吗?

对于那些希望有朝一日将再生技术用于人类医学上的人来说,美西螈是一本完美的说明书,只是这本说明书需要解码。

【专访】作家阿来:一种文化不进化就会被淘汰 进化链最顶端的是英美文化

阿来说,“我反正不想回去当猴子,反对进化就是愿意回去当猴子。”

希特勒的邪恶来自于达尔文?这本新传记试图将达尔文拉下神坛

《查尔斯·达尔文:维多利亚时代的神话创造者》将达尔文描绘成了一位直接影响了纳粹优生学、不道德的自我吹捧者。

驯化可以概括为降低反应性攻击,即降低动物的易怒情绪,否则动物在受到一丁点儿挑战时会暴露牙齿。日益复杂的社会技能可能让早期人类之间结成团伙以反对欺凌,就像我们今天知道的依靠狩猎和采集生活的原始人那样。那些合得来的人生存了下来。

“人类阴茎骨的消失是因为婚配制度的改变。这可能是造成人类祖先逐渐变小的阴茎骨消失的最后一根稻草。”

美国犹他大学的一项研究称,人类双手的进化不仅仅为了灵活的需要,还为了让男人可以用拳头来对付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