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高外债、低外储、高通胀等问题是阿根廷经济的顽疾。眼下,只希望潘帕斯雄鹰先安然度过这个凛冬。

委内瑞拉副总统罗德里格斯说,瓜伊多的顾问曼努埃尔·阿文达尼奥在与委内瑞拉裔美国人瓦妮萨·诺伊曼的一次电话对话中讨论了要求委内瑞拉政府放弃对与圭亚那有争端的埃塞奎博领土的主张。

这一年来的大多数日子里,数十名训练有素的研究人员都在拿着刷子和铲子,在博物馆的废墟中搜寻失落的文物。

由于外界担心费尔南德斯胜选后阿根廷将重返克里斯蒂娜时期的干涉主义政策,阿根廷股债汇市场遭遇暴跌。

阿根廷和IMF之间的大部分债务将于未来两三年到期,届时阿根廷可能没有足够美元储备来偿还债务。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与特朗普会晤时寻求美方援手。外长阿劳若30日晚些时候说,尚未谈妥任何美国援助巴西的项目。

毁林开荒是隐藏在农业繁荣背后的一颗雷,一经爆炸,就会对巴西农业带来难以磨灭的伤害。

来自全球的压力是公布最新禁令的主要原因,然而暂停烧荒似乎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外界难以区分“合法”和“非法”的火情。

前“哥武”高级领导人马克斯宣布“哥武”重新拿起武器,开始“新一阶段的斗争”。“哥武”弃武从政后成立的政党“大众革命替代力量”领导人隆多尼奥则说,马克斯等人的言论是“胡说八道”。

“亚马孙横跨七个国家,但却造福了整个世界。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是很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