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蓬佩奥说,“如果是我们参与,情况将完全不同。”

该国应于周三(4月22日)支付5亿美元的债务。一旦错过,将在30天的宽限期后进入违约状态。

“贫富分化严重、漏洞百出的社会安全网络和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是整个拉丁美洲在疫情中面临的最大困难。”

墙里的外国人想出去,墙外的本国人想回来。但在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全面封锁下,他们站在“一刀切”政策的两端,面临着极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博索纳罗对经济的担忧不无道理。但在经济占GDP三分之一,拥有4600万人口的圣保罗州,州长多利亚决定把预防民众感染置于经济发展之上。

在巴西总统博索纳罗之子爱德华和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发表指责中国的言论后,巴西官员正试图平息这些外交口角。

在首都巴西利亚所在的联邦区、圣保罗州、塞阿腊州、里约热内卢州和亚马孙州,新冠疫情正处在不受控制的加速发展阶段。

“我与牧师和宗教领袖一起,呼吁巴西人斋戒一日,巴西便可尽早摆脱这种罪恶。”

巴西日新增确诊病例接近500例,累计3904例。巴西卫生部长向各州卫生部门下发指导性文件,建议所有学校4月停课,甚至酌情停课至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