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

马杜罗长期指认美国金融封锁和经济制裁造成委内瑞拉本国货币贬值,进而影响民生。他曾说委内瑞拉是“美元支付体系的受害者”。

当亚马孙的火灾引发国际社会抗议后,博索纳罗派出军队灭火,并发布为期60天的森林烧荒禁令。然而环保组织依旧担心,在博索纳罗的领导下,情况只会继续恶化。

“阿涅斯目前的处境并不安全,她会否在大选举行前就被推翻还是个未知数。一旦如此,玻利维亚又将恢复几天前的状态。”

临时总统阿涅斯已计划废除一项允许总统无限期连任的宪法法院裁决,但莫拉莱斯所属政党仍在议会中占多数,他本人在拉美地区的政治影响力也不容小觑。

莫拉莱斯说:“只要我活着,我们仍置身政治(活动)。只要我活着,斗争继续。”

“我认为这是非常危险的权力真空——如何从很稳定和可预测的莫拉莱斯时代过渡到其他模式?而那又会是什么?”

委内瑞拉媒体和社交媒体公布的录音显示,美国参议员卢比奥、克鲁兹和梅嫩德斯均承诺将为反对党的行动提供支持。

莫拉莱斯还表示,自己辞职是希望“避免发生更多流血和冲突事件”。

飞机将在12日晚些时候离开巴拉圭,继续飞往墨西哥。搭乘这架飞机的除了莫拉莱斯,可能还有其他一些10日辞职的玻利维亚高级官员。

最新民调显示,多达52%的智利人不喜欢现行宪法,因为它留给市场太多自由,过于保护私有财产,甚至“过分”到允许将河流与运河的水转变为私有财产,让少数人“垄断”了经济增的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