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
文学不需要公共性吗?从余秀华和工人诗歌谈起

姜涛认为,提倡文学的公共性并不是鼓吹公共题材的优先性,而是创造出一种联动的思想氛围,使得作者与读者可以破除各自原有的认识格局,从而“体认他人的处境、洞悉现实的责权”,最终翻转“文艺孤独的美学内面”。

历史的真相是什么?已发生过的灾难可能在未来避免吗?| 一周新书推荐

本周关键词:反乌托邦文学、料理小说、题写名胜、美墨毒品史、恒河、航海图、柯布西耶、灯塔……

“发明自由”:从日耳曼丛林到唐宁街十号

汉南的《发明自由》,托出的是一个从来就“不是欧洲的”英国。这本书早在2012年,就已经清楚地显示了为什么英国必然会和欧盟有此一别。

由鬼界看人间:谁的灾难?谁的正义?谁的尊严?

鬼可以用来解释人,冥界地府的想象也折射出人间的种种现象,尤其是灾难、不公和冤仇。

傅高义:即使出现了泡沫经济破灭,我也从未后悔写了《日本第一》

“我从未后悔写了《日本第一》这本书。相反,当我翻阅我在书中所写的内容时,我相信这是对当时日本的正确描述,也是对这本书出版后20世纪八十年代发展趋势的预测。”

天堂令人忙碌得如同机器,地狱才是懒汉的殿堂 | 一周新书推荐

新书关键词:中国现当代诗史、天堂的电脑、腐败问题、讲谈社世界史、国字号事物、乔治·巴塔耶、爱德华·蒙克、两栖动物……

《走向黑暗》:卧底极端组织是一种什么体验?

朱丽亚·艾伯纳曾以五种不同的身份卧底于意识形态各异的十几个极端组织,她在新作《走向黑暗》中向我们重现了极端主义分子最黑暗的想法和行动,同时也告诉了我们最佳的反击方法。

题写名胜:李白与崔颢的竞技

唐代诗人崔颢的《黄鹤楼》被历代奉为即景生情、兴发感动的杰作,即便如李白这样的大诗人也以它为标靶,屡次发起诗艺上的挑战。

【专访】剑桥历史教授理查德·J.埃文斯:搞清楚纳粹如何以及为何上台,在今天与在过去一样重要

我们对纳粹德国的认知被二战与大屠杀投下了巨大的阴影,或许我们从不曾真正系统性地了解纳粹德国。

传统的婚姻正在崩塌,未来的婚姻将会怎样? 

“当两个成年人走到一起,没有人再有支配权时,双方都必须学会和而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