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谁在“谋杀”出版社?

内容与渠道的博弈。

京沪56家出版机构联合抵制京东618低价售书

声明称,此举是为了“维护图书市场的稳定与繁荣,反对无序竞争”。

推迟“成年”:英国有超四分之一的青少年文学读者是成年人 | 文化周报

研究认为,年轻人在成人初显期(emerging adulthood)内感受到自己介于青少年与成年的、不稳定的中间状态,这使得他们在青少年文学中寻求安慰。

从送快递到开出租,基层非虚构形成出版热潮?| 世界读书日

中国读者的阅读趣味普遍出现了向内转向的趋势,人们对宏大叙事、外部世界的关切正在让位于对当下、对自己的关注,这直接导致了出版选题结构的变化。

董宇辉直播间拯救文学出版?| 编辑部聊天室

将纯文学销售给大众,把诺贝尔文学奖总结为金句,董宇辉的直播结合了教学、怀旧、亲密关系等多重元素。

法院部分驳回美国作家对OpenAI提起的侵权诉讼 | 文化周报

法官马丁内斯-奥尔金认为,作者们没有证明他们的书与ChatGPT输出的内容之间存在“实质性的相似”。

翻译抄袭该如何判定?从《唐纳兄妹》中译本维权之争谈起

出版机构99读书人发表维权声明,称上海译文出版社《唐纳兄妹》一书可能存在抄袭行为,并提出“如果构成抄袭,请公开道歉;如果实为借鉴,请公开致谢”的诉求。

新人出书困难,编辑卖书不易:新兴出版可能撼动文学生态吗?

单向空间出版总监罗丹妮认为,目前出版“以人为中心”的天平已经越来越偏向读者,而非作者和编辑,而“以读者为中心”又常常被简化为“以市场为中心”。

搬去泰安?原地等待?涿州书商们何去何从

目前决定搬离涿州的书商已有四五十家,其他暂时留下的书商有的是因为没有足够的钱搬家,也有的是因为涿州当地物流公司配套设施完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