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
一《喜》激起千层浪:什么样的错误是一本历史书的“硬伤”?

我们采访了当事人与讨论者,试图厘清这样几个问题:如何判定历史研究中的错误是否属于“硬伤”?普通读者可以从哪些角度评价一本历史作品?这场针对《喜》的争议反映了怎样的出版与书评生态?

去年教辅卖了53亿的新华文轩,困在教辅里

新华文轩的优势又在哪里,未来又在哪里?

从“三体”到“一禅小和尚”、“大江大河”,图书公司如何跨界玩转IP?

立足于版权的“IP”打造、维护与运营,越来越成为各类文化传媒公司开辟新业务,保持竞争力的重要依托。

出版不如跳舞?可爱又辛酸的费伯往事

“假如我是一个外部投资者,但深谙出版业内部情况,我做梦都不会向这行投入一分钱。”这是诗人T.S.艾略特作为费伯出版社理事的“冷酷发言”。

声称揭露了《安妮日记》作者遇难真相的新书被荷兰出版社召回

《被背叛的安妮·弗兰克》一书的荷兰出版商在一份严厉批评该书研究发现的报告公布后,决定将其下架。

那些被“取消”的书籍,后来都由谁拿去出版了?

天马出版公司最近出版了伍迪·艾伦、布莱克·贝利和诺曼·梅勒的作品,负责人托尼·里昂谈了谈为什么他们一直在接手有争议的书籍。

没说尽的故事,未完成的对话:2022年这些新书值得我们期待

新的一年,我们梳理了从文学到社科历史及新知艺术的书单,与读者共飨。

生活在改变,那我们的文学呢?| 2021文学、出版及书店盘点

生活在改变,人们也在改变,相信这也意味着来源于真实生活的、具有洞察力的、设想出“野未来”的写作终有希望获得更广泛的共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