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财政

拜登表示:“我们从历史中学到,这类投资会同时提高每个人的经济底线和天花板。”不过拜登团队对经济增长的预测比较保守。

【深度】地方专项债“借新还旧”的隐忧:防风险还是稳增长?

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尚未完全解除,专项债券这一显性债务的大规模扩张显然对整个财政平衡造成了相当的压力。

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村比例,会影响地方财政?官方回应来了

农业农村部党组成员兼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秘书局局长吴宏耀表示,提高土地出让收入用于农业农村的比例,是城乡关系的一次重大调整,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地方财政支出结构,但是对地方财政收支的影响不会太大。

刘尚希:​实现内循环的关键是提高政府投资有效性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指出,如何判断政府投资的有效性主要有四个视角:一是经济视角,政府投资要最大限度地发挥投资的乘数效应;二是社会视角,其社会目标应当在于促进社会公平;三是生态视角,政府投资应当具有生态价值;四是空间视角,政府投资应有助于优化空间布局、提升空间价值。

财政图谱:多省收入回落,保民生成支出重点 | 中国经济半年报⑧

疫情带来的负面冲击非常明显,绝大多数省份上半年财政收支都出现了同比回落。不过,在“六稳”和“六保”任务下,民生支出是各地支出的重要选择。

奥地利、丹麦、荷兰和瑞典等欧洲国家反对。他们担心这导致本国民众拿出财富为其他国家债务“买单”。

新冠肺炎反思,医疗卫生投入如何补短板?

我国公共医疗卫生支出占全部财政支出的比重从2003年的3.2%升至2018年的7.1%,但自2014年开始,这一占比增幅明显趋缓。我国公共卫生投入还存在三个失衡:城乡失衡、央地失衡、区域失衡。

财政部部长刘昆:今后一段时间财政整体面临减收增支压力

财政部部长刘昆在《求是》杂志上撰文表示,今年积极的财政政策要从“质”和“量”两方面发力。一方面要加强逆周期调节、巩固和拓展减税降费成效、保持合理适度财政支出强度,另一方面要优化资金配置和结构、提高使用效益。

降成本三年来成效显著,未来企业减负有赖制度创新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指出,政府推动降成本已经到了转型的关键节点,降成本应从“主要靠减负”转向“主要靠创新”。

9月企业所得税、消费税减负提速,财政支出增速回升

根据财政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推算,9月企业所得税和消费税降速分别比8月同期加快17.8和5.1个百分点。财政支出同比增长12.9%,城乡社区和教育支出大幅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