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
【12月沪京展览推荐】昔日的舞者在直播里跳着或快乐或忧伤的舞步

董其昌、刘野、托马斯·赫赛豪恩、妮基·圣法勒、水墨经验、女性艺术家、北京艺术圈、摄影在中国的前世今生……

蓬皮杜的双年展来到四川:艺术能够改变中国的乡村社会吗?

艺术家与村民的深厚友谊在极短的时间里建立起来,驻地项目打破了石堰村的暮气,可以预见的是,在艺术家离开后,这里的改变仍会继续发生。

蔡国强的白天焰火:“我没有用火执照,我是美术馆的恐怖主义者”

“游客带来了GDP,但他们的城市变成了过去文化的墓地,”借助焰火,蔡国强“希望把文艺复兴先辈的灵魂带到城市上空”。

在广州设计周的展览上  艺术家表达了他们对于家的看法

“家”并不仅仅由物理空间和物质产品构成,它可能是情感幽微处的栖息之地,也可能是生命脉络中的大江大河,是人生体验里的幽微之境。

【专访】宋冬:我一直在思考代沟的问题,试图用艺术的方式来化解困境

与改革开放40年的宏大叙事相比,宋冬身上体现的,或许是中国当代艺术史的另一个侧影,他以一种向内省视、举重若轻的方式呈现了一个日常的、市井的、变动中的中国。

辛迪·舍曼:在理解女人的问题上,我一直在和心中的混沌做斗争

“这里面有如此多层面的欺骗伪装。我喜欢这样的一团混乱暧昧。”

【十一月沪京展览推荐】天空犹如被遗忘的语言,河水亦有身体、灵魂与声音

上海双年展开幕之际,各类优质展览扎堆举行,例如两位极具分量的女性艺术家路易丝·布尔乔亚和辛迪·舍曼的个展在黄浦江畔的美术馆先后上演,而她们二人的创作均已超越了“女性”身份。

【专访】汪民安:对艺术而言  创造性和杰作有时候诞生于混乱

“边缘的、少数人的艺术,只能在一起抱团取暖。这在那个时候是克服艺术孤独的最好方式:共同创作,共同鼓励,甚至是共同生活。”

策展人塔雷克:我想去触碰当代艺术中被殖民和后殖民主义话语遮蔽的问题

“在全球化备受质疑的今天和现代性很受诟病的时代,这个展览展现了东方能够带来的一种新的可能。”

路易丝·布尔乔亚:永恒的丝线,永恒的艺术家

“布尔乔亚的作品把我们带入了一个空间,在这个空间里,权力与投降、性别认同、身体的谨慎以及与母亲的关系都是不可避免的。它迫使我们意识到自己作为不完整的成年人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