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
字节跳动:教育2020,启动的第一年

接近一年时间,字节跳动教育产品有哪些新的进展与变化,在市场的表现如何?离字节跳动旗下超级App的商业能力有多远?

徐小平现场站台撑腰,一起教育赴美敲钟为何难见开门红?

细数真格基金的历史,其投资过包括51Talk、VIPKID在内的一些在线教育机构,但是鲜有从中诞生出上市的头部企业。

一起教育流血上市背后,在线教育走不出集体困境

在线教育市场高度分散,这也意味着竞争将是持久战,想要笑到最后,恐怕还得再烧几年钱。

停不下来的“烧钱”大战 跟谁学的8.7亿美金能笑到最后吗?

业内人士告诉《博望财经》,目前各大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已超过盈亏临界点的2300元/人,达到3000元/人。

一起教育上市:自2018年,经营现金流累亏15.8亿;近三季度网课收入增3.1倍至7.5亿元

上市后,亏损经营模型如何获得更优的表现,是一起教育接下来需要给新股东们更好回答的地方。

在线少儿英语行业“逆势吸金”的背后

“学会独立,练好内功”,这是所有在线少儿英语创企的必修课。

投后估值超155亿美元,猿辅导为何这么“吸金?”

疫情结束过后,在线教育是否又会经历一场大的洗牌,谁又能笑到最后?

倒闭、转型、被收购,在线教育成了小公司的生死修罗场

当K12在线教育的比拼逐渐成为烧钱游戏,启蒙赛道也出现巨头收割,中腰部玩家的生存空间被逐渐压缩。

血与火:在线教育残酷洗牌

如果没有资本输血,在线教育能靠自己活下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