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
开启“买买买”模式的博实乐,为何股价仍跌去七成?

虽然并购带来了营收,但客观上更给博实乐带来了负债压力。

200万年薪招名师,在线教育公司们到底图什么?

在新的竞争阶段,在线教育已经成为一场全能比拼。要吃到大蛋糕,玩家必须在名师储备、教研能力、技术实力等多维度都有真正实力。

思想界|远程办公+网络授课:疫情将如何改变未来的劳动者与教育业?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硅谷科技公司探索远程办公常态化和在线高等教育的可行性。

失去用户时长的在线教育,路在何方?

复工、复产、复课大幕拉开,在一切逐渐回归正轨后,在线教育也迎来了它新的挑战。

遭高瓴资本清仓的新东方,OMO模式如何打赢?

“OMO模式和十几年前的混合式教学并无差异。”

“后疫情时代”在线教育如何发展?委员建议加快顶层设计

在沪全国政协委员袁雯在提案中建议,加快在线教育发展的顶层设计,建立引导在线教育分类发展的支持激励机制;疫情结束后更大力度推动面授与线上学习的常态化融合。

剑桥大学新学年将上网课,该方式将延续至明年夏天

剑桥大学是英国乃至全球首所宣布将在未来整个学年采取网络授课形式的知名高校。

再遭浑水做空,陈向东情怀不改,资本市场拒绝鸡汤

长期来看,只要跟谁学延续高估值,对这家公司的做空可能还将持续下去。

​VIPKID的盈利困境与米雯娟的艰难挑战

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以及企业自身发展暴露出的弊端,VIPKID如何止亏为赢?如何寻找新的增长引擎?如何构建护城河?这些挑战摆在了米雯娟这位年轻的女企业家面前。

巨亏的有道,必须靠AI肉搏

网易有道烧钱有“道”,但是盈利难,行业对企业的“反哺”需要时间,网易有道的未来依然充满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