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
一年连续被做空15次,跟谁学真的底气十足吗?

对于多数公司而言,遭遇做空可能是惊天动地的重大变故;但对于2020年被做空15次的跟谁学来说,可能已经感到麻木了。

2020年中国移动应用趋势洞察白皮书—在线教育篇

教育工具类APP用户规模最大,有效使用时间最长,其次是K12教育APP。

在线教育:请慢下来

教育是个慢功夫,对于在线教育行业来说更应该是,各大头部平台应当回归理性,寻求行业和自身的良性发展。

在线教育:“KPI”重压自上而下,“营销”决定生死?

利益链之下,每一环都渗透着焦虑与野望。

【评论】融资能作为教培机构成功的指标吗?

资本看好的是在线教育的规模优势,而这恰恰是其最大的劣势。抹杀个性、交互性差、自主学习能力要求高,导致在线教育叫好不叫座。

学霸君CEO张凯磊回应暴雷:绝不跑路,绝不推卸责任,问题不解决不宣布破产

张凯磊提到,最少5次公司游走在资金链崩断边缘,最危险的一次,甚至晚发老师四天的工资。

新东方在线预计中期亏损近7亿元;掌门教育拟明年赴美上市,筹资金额超3亿美元|一周教育要闻

在线1对1品牌学霸君被传倒闭;英孚、桔子树等11家教培机构再遭监管部门点名。

谁在贩卖“教育焦虑”?

贩卖焦虑仍然是最有效的获客方式。

钱烧完了,在线教育下一步怎么走?

头部亏损,尾部掉队;烧钱大战已两败俱伤,下半场在线机构该怎么打?

拖延十九周后,ST勤上在年报问询函中回复了什么?

面对深交所“刀刀见血”的问询,ST勤上是否给出了足够详尽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