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
以自闭症推动人类创新是否可能?

尽管想法是好的,但剑桥大学教授西蒙·巴隆·科恩新作《模式探索者》的内容令人感到生涩,更像是其他书籍中种种想法的混成。

从美国国会到欧洲疫苗:疫情如何为民粹主义推波助澜?

新冠危机究竟会助长民粹主义,还是消除民粹主义?

是谁本不该成为母亲?

这部畅销处女作强烈冲击了几乎每一个母亲的恐惧和不安全感。

作为文化保守主义者的陈寅恪:心通意会,无问西东

陈寅恪既指出所有人皆生活在“一时间一地域”之中,但也强调一个“超越时间地域之理性”的存在,而且世人可以经由理性,超出自身所在的局限,突破“彼此所是非”的困局,达到与另一时空中的人物心通意会的境界的。

今天的我们是否太爱工作了?

分裂我们的力量包括一个错误的命题,即工作的不断扩大的情感需求应成为我们所有人个体生活中意义和价值的主要来源——而事实上,对工作的热爱让我们被剥削、筋疲力尽、感到孤独。

魏玛共和国:一场失败的政治实验

无论从制宪决断进程遭遇的种种质疑,还是从社会生活世界中深藏的世态民情看,作为革命与战败后复杂政治斗争产物的魏玛共和国,从它诞生开始就没有获得真正的“权威”,它更像是一项重大功利算计。

人类能从野生动物的仪式中获得什么启发?

这些仪式帮助我们不迷失自我,认清人类在自然界中的地位——这将造福于所有生物。

当抗击新冠的前线医生拿起笔来

两位在抗击新冠病毒前线的医生被政客激怒,但他们每天见证着善良和勇敢。

假设叔本华所言皆虚,可以让我们在今天生活得更幸福吗?

《论世界的苦难》听起来让人沮丧,但也在呼唤行动。

要超越焦虑与不满,我们的生活真的需要精神分析学家吗?

我们需要强烈的自我意识,需要安全感,需要被爱。塔利斯在《生活的行为》一书中认为,阅读弗洛伊德等人心理治疗传统的著作会有所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