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
多读书真的能多赚钱?3位经济学大佬的答案,拿了诺贝奖

上述三位经济学家在对教育、最低工资和移民对劳动市场影响的研究中,最主要的方法是因果推断。

超低生育率可以被扭转,但一个家庭生多少孩子由什么决定?

育儿经济学研究者发现,如果一地的政府政策和社会规范能演化发展,使父母能兼容养育子女与追求事业的话,超低生育率可以被扭转,而简单的生育补贴政策是相对无效的。

一切皆契约?学院派经济学家如何理解这个时代的“爱与倦”

“在市场经济社会,你很难说一个重要的现象跟经济利益无关,无非是关系紧密不紧密的程度。就算没有契约,实际上人们还是会通过事前的挑选来进行实力的匹配。这仍旧跟金钱有关,只不过表现形式不一样。”

谁“制造”了特朗普?

《好的经济学》并非简单谴责特朗普经济政策的悖逆,而是试图从美国经济社会结构的内在矛盾出发,理解特朗普及其拥护者的困境。

被误读的《国富论》:如果亚当·斯密在世,他会是996的坚定反对者

斯密真正强调的是贸易和商业在创造财富和提升个人自由方面的重要性,以及这一过程中所需的慷慨、互惠和外部机构的规范性作用——经济活动不能从政治学、心理学、社会学和伦理学中分割开来。

经济学家汪毅霖:告别贫困,当代的经济现实与凯恩斯的失算

中国已经成功地摆脱了绝对贫困的经济境况,化解相对贫困的问题将是未来我们面临的考验。

移民潮、社会达尔文主义与优生学:《人口论》的得与失 | 马尔萨斯诞辰255周年

回顾马尔萨斯《人口论》的接受史,我们不难看到经济学家在理解人类社会复杂性上表现出的傲慢,以及未经论证的理论被盲目应用到社会政策中时可能导致的灾难性结果。

为什么拍卖理论能拿诺奖?复旦教授:这是一个复杂的博弈问题

202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来自美国斯坦福大学的两位经济学家保罗·米尔格罗姆和罗伯特·威尔逊,表彰他们在拍卖理论的相关贡献。复旦大学教授王永钦指出,米尔格罗姆和威尔逊的研究为政府和社会设计最优的排名规则提供了理论基础,改进了社会和经济运行的效率。

思想界 |“散装卫生巾”引争议:女性离卫生巾自由还有多远?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散装卫生巾”引发的争议与近日逝世的人类学家大卫·格雷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