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英国诗人狄兰·托马斯:不要温顺地走进那个良宵 | 一诗一会

他一生痴迷于词语的声音节奏,倾心于制造词语游戏,人称“疯狂的狄兰”。

13位作家的2021书单

从希拉里·曼特尔到科尔姆·托宾,从小说、诗歌到传记,作家们分享了他们2021年最喜欢的作品。

英国诗人丁尼生:我懂得死神要用你使他的黑暗美丽 | 一诗一会

丁尼生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具备了三种其他诗人很少同时具备的品质:作品众多,风格多样,才能全面。

2020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露易丝·格丽克获奖后首出新作

尽管《集体冬日食谱》读起来具有挑战性,但它令人耳目一新,因为它愿意面对我们目前的困境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焦虑,让我们对集体未来的预测在可怕和不可捉摸之间交替。

在唐代,诗歌可以像商品、广告和娱乐那样拥有价值 | 一诗一会

只把诗歌看作单纯的文学作品可能会掩盖诗歌在唐代生活中实际扮演的多种角色。

《昨日我是月亮》:一个巴基斯坦女性的破碎与重建之旅 | 一诗一会

身为穆斯林,乌纳哈的诗歌既承载复杂多样的文化和社会背景,也深具当代女性的独立精神。

继《4321》之后再写大部头,保罗·奥斯特新作致敬斯蒂芬·克莱恩

保罗·奥斯特讲述了他的最新作品——一部向美国作家斯蒂芬·克莱恩致敬的800页作品,以及为什么最伟大的作家都是偏执狂。

从江湖到田野,我们的文学距离公共生活到底有多远?

个人经验在很多时候可以跟公共经验对接,黄灯认为,至于对接的点在哪里,取决于个人经验如何书写,是写自己的事情,还是以自己作为某一类型群体或者阶层的代表。

艾略特何以伟大?从《四个四重奏》说起 | 一诗一会

艾略特作为诗人的伟大之处,在于他接纳了所在时代的语言,用于诗歌创造性的转化。

诗人杨键:我好像依旧生活在古代 | 一诗一会

在杨键看来,古典的时代虽然已成过去,但古典的诗歌和文明不应该被今天的写作者隔绝在创作视野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