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她不一样 | 余秀华:我是我自己的灾难

她,写诗,不在技巧,在于心;她内心的不甘、绝望和对爱的渴望,她都写进诗里;

越南裔美国诗人王鸥行:诗歌提供了一个让我们在悲伤中相会的场所

《时间是一位母亲》是诗人王鸥行在母亲过世后推出的最新作品,他在采访中谈到了失去、成瘾以及文学变装表演。

那些深夜读诗和不再写诗的年轻人

在豆瓣、B站、抖音、快手……年轻一代诗歌复兴?

“像火一样闯入生活”:布考斯基为何赞美猫?| 一诗一会

布考斯基相信猫可以教会人们如何生活,而且“你养的猫越多,你就活得越久。

科斯塔奖得主汉娜·罗威:老师应该书写学生吗?

作为一名诗人,汉娜·罗威起步稍晚,但对书写学生的道德探讨以及教学的经历,塑造了她独特的思考方式。

威廉·布莱克:在你的手心里掌握无限,在一小时中留住永恒 | 一诗一会

“布莱克独特的伟大之处不在于他每一个单独的成就,而在于他所是之全部,这要多于他所做的一切的总和。”

美国诗人威廉·卡洛斯·威廉斯:不要观念,只在事物中 | 一诗一会

威廉斯认为万物无论美丑皆可入诗,诗人应抛开传统形式,去看待世界本来的样子。

黄永玉:写诗的就瞎写起来,画画的就瞎画起来 | 一诗一会

今年,黄永玉已经98岁了,但在很多人眼里,他还是个不老的“顽童”。

最新解密的诺奖档案显示,1971年聂鲁达险些因政治倾向错失诺奖

除了披露完整的入围名单外,新近公开的档案显示,1971年的诺贝尔评审小组担心这位智利获奖者的政治主张“与该奖项的目标不符”。

日本诗人萩原朔太郎:我想把我自己忧郁的影子,钉在月夜的土地上 | 一诗一会

对萩原而言,诗不是神秘之物,也不是信仰,更不是一生的事业,不过是他“悲哀的安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