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2020年,这些新书值得我们期待

不来一起读读书吗?

水不知道你的答案,但水有它自己的密码

水有味道吗?水有颜色吗?河里的水都是朝同一个方向流淌吗?关于水的冷知识你知道多少。

医院内外,生死之间:医生写作五人谈

医生在写什么?他们为什么写?医生最喜欢读的医生作品是什么?

从科学角度看,女性出轨跟男性出轨有何不同?

进化论认为男性出轨是为了繁衍后代,但女性出轨又是为了什么呢?本文作者David Buss提出了“换偶假说”。

为什么人们对科学的想象力秘而不宣?

科学需要想象力,每个科学家都深知这一点,但两个世纪以来,他们却对此缄默不语,反而守在安全区,告诫大家要遵守“经验方法”或“科学发现的逻辑”。

一把椅子诉说的历史:从法兰西学院看法国四百年

法兰西学院诞生于欧洲波诡云谲的变迁之中,它开始时只是三五好友的私下聚会,后来则成为了法国近代史乃至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参与者、推动者。

监狱、景观、难民:现代动物园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如今的大型动物园已经迥然不同于它在一个世纪以前乃至几十年前的样貌了——但动物园最核心、最根本的性质没有改变。

英国皇家学会科学图书奖授予《看不见的女性》

从语音识别软件到防弹背心,从医学测验到办公室温度控制,卡罗琳·克里亚多·佩雷斯在《看不见的女性》中揭露了一个事实:在一个为男性和由男性构建的世界里,数据和算法中的性别偏见和盲点无处不在。

抵制“淫邪”:民国道德医学的恐慌

持传统医学思维的人士不断发现手淫的新危害。对手淫的恐慌渗透进医学的各个领域,它要求整个社会动员起来,从儿童开始抵制这一假想中的不道德且戕害身心的行为。

数的发明与发现之争:人的世界毁灭,数的世界仍在?

既然数学定理是逻辑推理的必然结果,与我们是否相信毫无关系,而且在其被写成公式并被证明之前就已是存在而且正确的,那么是否存在一个“形而上”的数字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