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从汤加火山爆发谈世界末日:怎样的灾难可能使人类灭绝?

超级火山喷发、恒星爆炸、小行星和彗星……

沙漠与人类:当撒哈拉仍是绿色

如今黄沙漫地的撒哈拉沙漠,在以前是一片绿色宜人的土地。地球科学教授马丁·威廉姆斯在新作《当撒哈拉仍是绿色》中详细阐述了气候如何在长时间内改变地貌,以及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如何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走过死亡边界,体会平和愉悦:濒死体验如何帮助我们理解人类大脑

对死亡的短暂一瞥可以长久地刻印在大脑中,我们或许可以借此理解人脑在极端境况下是如何运作的。

为什么天气预报经常在灾难发生后才获得关注?

天气预报不光是个科学问题,还是一个信任问题。

全球食品工业化时代,人与动物的驯化关系将走向何方?从养殖三文鱼说起

三文鱼养殖可被视为人类驯化动物历史上的最新转折。

在《瘟疫与霍乱》中回看十九、二十世纪的进步与动荡

既然灾难从不曾缺席,人类如何实现康复?

从东北老虎、杭州豹子到长江江豚:过度害怕和过度轻视都因我们不了解动物 | 专访

为何杭州动物园出逃的金钱豹必须安全尽快完成搜索和捕捉,而“完达山1号”却应尽早“放虎归山”?为何野生长江江豚被迁往海洋公园引发如此之多的不满,圈养环境和野生环境对江豚而言有何不同?

美国思想家贾雷德·戴蒙德:在单向度的世界拥抱复杂性

“复杂性”几乎是一个旧时代的公共知识分子在KOL时代所能带给我们最有益的启迪之一。

癔症不是医学上的谜团,而是社会危机的产物

突患晕厥的外交官、抽搐不止的女学生、深陷昏迷的难民儿童……这些神秘疾病究竟是装病还是癔症?神经学家苏珊娜·奥沙利文认为,心身疾病或许并非难解之谜。

一场围绕基因编辑技术展开的激斗

艾萨克森的新作《解码者》围绕基因编辑技术CRISPR展开,不管生化机理如何玄奥、专利大战胜负如何,艾萨克森都以其一贯的明晰文风,将它们安排得井井有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