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看着田径世锦赛,不禁想问人为何非要跑步

“还有什么能比跑步更平和、深邃而又激情澎湃呢?”

把女性视作“行走的子宫”让人类整体失去了什么?

几个世纪以来,科学一直把女性视为行走的子宫、婴儿生产机器和新生命的孵化器,这种狭隘的观点阻碍了我们提出问题和取得进步。

新冠疫情之下,大自然的音轨正在缓慢恢复

新冠肺炎疫情迫使人类世界归于沉寂,大自然的乐章终于再次响起。

《猿形毕露》作者弗朗斯·德瓦尔:灵长类动物学家眼中的性别问题

即使《不同》没有为生理性别和社会性别的问题提供满意的答案,但它仍然是一本关于我们动物表亲的有趣、温暖、有时令人心碎的轶事集。

孩子们是否已为虚拟现实做好准备?

长期沉浸在虚拟世界中,会影响孩子在现实世界中的发展和成长吗?科学家正在展开探索。

从汤加火山爆发谈世界末日:怎样的灾难可能使人类灭绝?

超级火山喷发、恒星爆炸、小行星和彗星……

沙漠与人类:当撒哈拉仍是绿色

如今黄沙漫地的撒哈拉沙漠,在以前是一片绿色宜人的土地。地球科学教授马丁·威廉姆斯在新作《当撒哈拉仍是绿色》中详细阐述了气候如何在长时间内改变地貌,以及我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如何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走过死亡边界,体会平和愉悦:濒死体验如何帮助我们理解人类大脑

对死亡的短暂一瞥可以长久地刻印在大脑中,我们或许可以借此理解人脑在极端境况下是如何运作的。

为什么天气预报经常在灾难发生后才获得关注?

天气预报不光是个科学问题,还是一个信任问题。

全球食品工业化时代,人与动物的驯化关系将走向何方?从养殖三文鱼说起

三文鱼养殖可被视为人类驯化动物历史上的最新转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