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新知
为什么人们对科学的想象力秘而不宣?

科学需要想象力,每个科学家都深知这一点,但两个世纪以来,他们却对此缄默不语,反而守在安全区,告诫大家要遵守“经验方法”或“科学发现的逻辑”。

一把椅子诉说的历史:从法兰西学院看法国四百年

法兰西学院诞生于欧洲波诡云谲的变迁之中,它开始时只是三五好友的私下聚会,后来则成为了法国近代史乃至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参与者、推动者。

监狱、景观、难民:现代动物园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如今的大型动物园已经迥然不同于它在一个世纪以前乃至几十年前的样貌了——但动物园最核心、最根本的性质没有改变。

英国皇家学会科学图书奖授予《看不见的女性》

从语音识别软件到防弹背心,从医学测验到办公室温度控制,卡罗琳·克里亚多·佩雷斯在《看不见的女性》中揭露了一个事实:在一个为男性和由男性构建的世界里,数据和算法中的性别偏见和盲点无处不在。

抵制“淫邪”:民国道德医学的恐慌

持传统医学思维的人士不断发现手淫的新危害。对手淫的恐慌渗透进医学的各个领域,它要求整个社会动员起来,从儿童开始抵制这一假想中的不道德且戕害身心的行为。

数的发明与发现之争:人的世界毁灭,数的世界仍在?

既然数学定理是逻辑推理的必然结果,与我们是否相信毫无关系,而且在其被写成公式并被证明之前就已是存在而且正确的,那么是否存在一个“形而上”的数字王国?

以读写抵抗衰老

阅读和写作可以预防认知能力衰退。

从麦当劳到蝙蝠侠:为什么小丑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原本儿童生日派对上的主角如何变成了纯粹邪恶的化身?

我们该如何想象人类的灭绝?

自启蒙运动以来,我们才开始想象人类的灭绝。这是否标志着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已经步入了成熟期?

在食材极大丰富的今天,贪吃还会毁掉人类和地球吗?

食材数量充足加上唾手可得,我们对暴食的抵抗力越来越低,地球会有被吃空的一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