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揭秘自我推销大师:信件显示菲利普·罗斯曾通过拉关系赢得文学奖

最近披露的一批信件却表明,罗斯其实是个自我推销、拉关系和相互帮衬方面的大师。

台湾作家黄丽群: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 | 专访

《海边的房间》的宣传语是“讲述畸零人的生活”,而作者黄丽群没有觉得这些人边缘或畸零。她说,“城市里是没有远方的,真正的远方就是其他人的情感世界,是永远到不了的地方。”

尽力生活,真诚写作:作为贫困者、酗酒者与小说家的卡佛

卡佛不是他的人物,但他的人物确实就是他,他自认是贫困劳动者的“正式成员”,决不可能贬低他们。

英国作家马丁·艾米斯:风格根植悟性之中,库切令人感到乏味

马丁·艾米斯谈了谈将菲利普·拉金虚构成他的父亲的原因、对他来说写作如何变成了一场搏斗,以及关于美国种族主义题材的新作。

一本首印500册的小说何以入围布克奖长名单?

《一座岛》曾被多家出版社拒绝,首印只有500册。作者凯伦·詹宁斯谈了谈被拒的经历、她的国家以及如何坚守本心。

法国作家蕾拉·斯利玛尼:女性、霸权与暴力是我的永恒主题

蕾拉·斯利玛尼谈了谈写新作品的动机,如何用直白的语言来描绘家庭成员以及她对承受失望的看法。

从《天鹅之舞》认识全巴黎最会吹捧人的普鲁斯特

普鲁斯特并不是出于意识形态或政治见解支持贵族,而是出于审美爱上贵族。值得一提的是,《天鹅之舞》让我们发现普鲁斯特并没有被贵族们真正接受。

杜拉斯的激情和波伏瓦的批判:当女性作家面对创作、历史与爱情

几位当代中国女性作家和学者谈到了杜拉斯的决绝与激情、波伏瓦的理性与严肃,前者冲击并鼓舞了她们的青春岁月,后者为她们的女性知识分子生涯指明了方向。

石黑一雄谈《克拉拉与太阳》:“我敬佩人类,哪怕我们有时行差踏错”

石黑一雄在采访中分享了他的新作的来源、我们该如何面对人工智能、获得诺贝尔奖后的不安以及他是如何度过新冠疫情的。

2021国际布克文学奖得主达维德·迪奥普:野蛮的是战争,而不是士兵

达维德·迪奥普认为,“一切战争都是由成年人组织起来并意在杀害年轻人和儿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