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作家维斯纳·梅因:读者读完一本书与开始阅读时已不再是同一个人

维斯纳·梅因的长篇小说《您好?》入围了金史密斯文学奖。她的作品模糊了虚构和非虚构的边界,经典现实主义小说“无法引起她的共鸣”。

与朱利安·巴恩斯聊文学与欧洲:“当作家的好处是能清楚记录下所有不幸”

朱利安·巴恩斯新作《红袍男子》的背景设定在19世纪的巴黎,但这位布克奖得主清楚地看到了彼时与当前可怕时代的相似之处。

《巴黎评论》授予作家理查·福特终身成就奖遭文学界质疑

朝科尔森·怀特黑德脸上吐口水、恐吓爱丽丝·霍夫曼……理查·福特对负面评论的极端反应是引起文学界质疑的主要原因。

2019布克奖得主伯纳德·埃瓦里斯托20问:“但是”也许是写作中最令人讨厌的词

“致力于看似无法实现的目标,朝着目标努力,然后再不放弃。”这是埃瓦里斯托收到过的最佳建议。

爱尔兰作家马克·奥康奈尔:都柏林不需要乔伊斯遗体

整个都柏林城都被乔伊斯的作品萦绕,就让苏黎世留着他的骨头吧。

《大墙下的红玉兰》作者、作家从维熙去世,享年86岁

《大墙下的红玉兰》发表于1979年第2期《收获》杂志,在读者中引发强烈反响,也为中国新时期文坛增添了新的名词——“大墙文学”。

卡佛致卡佛的十三封信

卡佛给他的儿子的十三封信,跟卡佛小说《软座包厢》中的情节有密切的内在联系。书信中的父子情是真实、平常的,那时卡佛刚刚获得了文学上的成功,潦倒窘迫的生活已经成为过去;小说作品中的父子情却是复杂纠结的,以冷酷的不告而别逆袭收场。

与勒卡雷谈脱欧与爱国:忠诚归于何处,是爱国主义还是民族主义?

87岁高龄的勒卡雷已经推出了他的第25部小说。他与爱尔兰作家约翰·班维尔聊了聊当今政客“惨不忍睹的政治才能”以及往昔的间谍生涯给他留下了什么。

201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首次回应争议:将永远不再接受采访

彼得·汉德克表示,记者连篇累牍地询问他的政治观点,却并不关心他的写作。

都柏林市议员发起迎回詹姆斯·乔伊斯遗体提议

2022年是《尤利西斯》出版100周年,两名都柏林市议员希望届时能将乔伊斯夫妇的遗体迎回故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