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救赎来自文学与音乐:大作家在疫情期间如何生活?

受到新冠疫情影响,数亿人开始社交隔离。希拉里·曼特尔、马克·哈登等作家分享了他们在这段独孤时光中寻找慰藉的方法。

美国小说家贾米·阿滕贝格:人们早就应该停止责怪父母,开始自己负责

畅销小说作家贾米·阿滕贝格谈了谈对于原谅的看法,她最喜欢的机能不全家庭题材的小说,以及如何突破女性作家小说创作的套路。

《浪游之歌》作者丽贝卡·索尔尼:女性如何在恐惧中发声

即使某个女性不是最悲惨的直接受害者,她仍会受到制度和环境的深远影响,广受赞誉的美国随笔作家丽贝卡·索尔尼在书中探讨了这一话题。

美国作家菲莉丝·罗斯:八卦是道德探索的开始,是女性更加敏感的原因

罗斯为什么长久着迷于探索维多利亚时期那些不幸福的婚姻?

【专访】文学研究者张莉:远离非黑即白二元对立的思维,去认识和贴近更广阔的人间

我们从未像今天、像此刻这样真切认识到女性的的确确“能顶半边天”。这就是我们切身感受的现实。我认为这恰好也是对一种“新女性写作”的内在期许。

一个忧郁的人道主义者

和加缪一样,面相忧郁的加里是一个人道主义者。

《黑质三部曲》作者菲利普·普尔曼谈“泛心论”:万事万物,皆有意识

菲利普·普尔曼谈了谈他的新作、灵感来源,以及为何我们不应该以“单一视角”看世界。

“你必须经历某种创伤才能写它”:苦苦追寻小说的真实性有意义吗?

由于作品的原创性遭到质疑,《我的黑蛱蝶》作者凯特·伊丽莎白·拉塞尔被要求曝光个人生活中的细节。我们真的可以用这种方式来探寻真相么?

平等主义的荣光:作家莱拉·斯利马尼展望欧洲未来

小说家莱拉·斯利马尼在马格里布地区长大,她还记得那时的地中海不只是一条边境,而是一整片社区,连接着非洲与欧洲。

马原:人类在瘟疫中重新体会到生活的根基是家庭 | 疫时对话系列

对麻风病的恐惧与我们今日在瘟疫中感到的不安非常相似。马原也在采访中谈论到了为何书写恐惧使他着迷,以及为何文学表现恐惧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