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专访布克国际奖得主阿尔哈西:文学因普世而美好

约哈·阿尔哈西是第一位将其作品翻译成英文的阿曼女性作家,她的“幸运之书”《天体》获得了2019年布克国际文学奖,这本书也在一定程度上映照了阿曼的社会历史变迁。

作家要面对的残酷生活:是作品差评,还是网络暴力?

安吉·托马斯希望大家不要在社交媒体上给她的书差评,随即收到大量谩骂。

走近托妮·莫里森:“文学是将想象力从种族化的语言中解放出来”

在纪录片《托妮·莫里森:我的作品》中,格林菲尔德·桑德斯为我们揭开了这位美国文坛神话的神秘面纱。

菲利普·罗斯:文学生活的捍卫者

注视人的存在境况,观察人的肉身之变,剖析孤独、爱、失去、病痛、破碎与无能感,将这些体验打碎化为精湛而雄辩的叙事艺术,这是罗斯持续至生命最后时刻的工作。他缔造了美国文坛的“文学神话”。

女性没有科学脑?美国作家内尔·福莱登伯格想要回答这一问题

在创作新作时,美国女作家内尔·福莱登伯格迷上了理论物理学。她谈了谈科学界的性别歧视、与老师相恋以及相关的各种悲伤情绪。

普鲁斯特与纪德:把生命的诗情融为一瞬间

1914年冬去春来的几个月里,普鲁斯特与纪德频繁通了十几封信,前者甚至在某个没有记录下日期的春日寄去了一束拉舒姆花店的玫瑰,附上的信笺只有短短一句没头没尾的话:“您还一直那么悲伤吗?”

日本的“下流社会”作家

社会生活是文学的主体。一种超稳定被打破之后,中流阶层分崩离析,原来整齐划一的社会便呈现出五光十色的风貌。

博斯普鲁斯海峡之光:奥尔罕·帕慕克的摄影作品集《阳台》

帕慕克的摄影作品集《阳台》仿佛一部诞生于某种特定语境中的戏剧作品,一共收集了568张从帕慕克工作室的“阳台”上拍摄的彩色照片。

村上春树:“必须和什么决一死战”

总的说来,决一死战的对象就是“恶”或类似恶的什么。

谣言如野火蔓延:作家特里·普拉切特1995年的假新闻预言

马克·布罗斯在一段比尔·盖茨的采访资料中发现,特里·普拉切特在当时就早有警觉——那些发布在网上的东西都是得到“平等对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