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
“我永远不会在艺术问题上考虑多样性”:斯蒂芬·金奥斯卡言论惹争议

美国导演阿娃·杜威内和作家罗克珊·盖伊针对作家斯蒂芬·金“永远不会在艺术问题上考虑多样性”的言论提出了批评。

珍妮特·温特森:你可以改变你的国籍、性别,但无法改变生活在这个世界的事实

小说家珍妮特·温特森谈及了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的威胁、“来自北方的时刻”,以及她为什么每年都重读狄更斯的《圣诞颂歌》。

茨威格、罗曼·罗兰、纪德:三个人的莫斯科之旅

茨威格、罗曼·罗兰和纪德分别在1928、1935和1936年到苏联访问,回来后写了或简或详的访问记,今天边读他们当年的闻见观感,一边回想这半个多世纪的潮起潮落、风雨苍黄,使人不胜今昔之慨。

英渐冻症作家乔·哈蒙德去世,其记录患病过程回忆录今年出版

哈蒙德是一个具有非凡独创性的作家,他将自己的死亡当成一个全新的角度,重新看待身边熟悉的种种事物。

40年后,米兰·昆德拉重获捷克国籍

昆德拉认为,“故乡”的概念对他而言更像是一种迷思。

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权威者不在高处,这个世界需要长大

在2007年的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最初被任命为“爱尔兰第一桂冠小说家”时,她并不确定这个角色意味着什么。但特朗普的当选使她开始思考:为什么女性需要一席之地?

爱尔兰作家埃德娜·奥布莱恩获大卫·科恩奖,被认为是诺奖前兆

在近六十年的职业生涯当中,埃德娜·奥布莱恩“通过写作,在政治和抒情方面均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专访】英国作家西蒙·范·布伊:金钱让人更恐惧死亡,而文学让这种恐惧消失

“我会等待生活和虚构交汇时会给我以灵感,这就像等待一场约会一样,但你没有这样的APP。”西蒙说道。

“性别是他人性欲的表现”:与安德烈亚·隆恩·朱聊性别

对她而言,性别不只是由自我定义,也由他人定义,从外部而来。

作家菲利普·普尔曼:对提高国民文化水平真正重要的,是童谣是歌曲,是对语言本身的爱

菲利普·普尔曼是融合虚构与现实的大师,但在他看来,当今的政客更技高一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