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
日本推理作家森村诚一去世,曾著书揭露731部队暴行

2015年,森村诚一被授予哈尔滨市荣誉市民称号。

莫言谈大江健三郎:他寻求的是“绝望中的希望”,是那线“透进铁屋的光明”

如何使个人的痛苦和大众的痛苦乃至人类的苦难建立联系,如何把对自己的关注升华为对苍生的关注从而使自己的小说具有普世的意义,大江先生的创作,为我们提供了可资借鉴的典范。

译者竺家荣谈大江健三郎:他的思想具有前瞻性,尤其在意未来的年轻人

大江健三郎写过给孩子的书,“被偷换的孩子”比喻天真无邪的孩子在社会上经过熏染就变化堕落了。

译者王中忱:萨特曾是大江健三郎“自我反思时一根锋利的针”

王中忱认为,大江首先是在一种否定的精神状态中和萨特获得共鸣的。他在少年时代经历过“帝国日本”的思想禁锢,战后也不断体会到日渐保守的日本社会的压抑,“在如此处境之中,他从萨特文学里汲取启迪和灵感,无疑是非常自然的。”

村上春树新作定名《城市及其不确定的墙》,或源自其早期中篇小说

《城市及其不确定的墙》曾发表于1980年9月,它既没有成为单行本,也未收录到任何文集中,被读者称为“幽灵般的作品”。

74岁村上春树新作将于4月出版,篇幅可观

小说出版当日将推出电子书,中文版版权花落谁家未定。

为什么读者们早已看穿村上春树的“套路”却仍然爱他?

村上春树的七种“武器”如下:选择大事件作为背景,爱与死,性,酒,音乐与文学,特殊变故或灵异事件,以及有文学气质的日常生活。“全球化作家的目标,就是给全球读者带来合适的文学产品。”

把偶像“塌房”写成严肃文学是否可能

“好的小说是把读者拉进某种视角下,用这种视角来体验这个世界。”btr在阅读《偶像失格》时经常把自己代入明里的角色,“这种感受方式可能是这本书里最有趣的地方。”

川端康成逝世50周年 | 决绝地毁灭美,是为了在刹那中永恒地祭奠美

在川端的作品中,美与死始终相互依存、互相衬托,他“有发现美的眼睛,能够在死亡的阴影下发现生命的活力和意义”。

一谈滑雪就忘了推理?东野圭吾为什么要冒着失去读者的风险一再书写滑雪

作为日本最为高产和畅销的作家之一,东野圭吾的滑雪小说几乎每一部都被认为是失败之作,甚至给粉丝留下了“逢滑雪必坑”的印象。尽管如此,他也从未放弃将爱好融入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