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文学
“密室推理之王”横沟正史是如何在英语世界打响名声的?

在日本,横沟正史与阿加莎齐名,如今这位推理大师终于和英语读者见面了。

【专访】角田光代: 从《坡道上的家》到“丧偶式育儿”,中国女性可能也有脆弱的地方

在角田光代笔下,女性角色的工作不是作为恋爱故事的背景设定或摆设而存在的,而是切实塑造了她们的日常生活、性格心理和家庭关系。

三岛由纪夫对日本帝国的黑暗幻想

每个人都想变得现代,但变得现代可能意味着任何事情,或毫无意义。

村上春树:“必须和什么决一死战”

总的说来,决一死战的对象就是“恶”或类似恶的什么。

日本作家平野启一郎:今天我们如何创作恋爱小说?

这位年轻的芥川奖得主谈了谈自己如何构思笔下人物的爱情,以及在当代的语境下怎样对恋爱小说进行创新。

既然这样想进这个家,就随它好了:夏目漱石与猫二三事

“那年六七月,记得应该是刚刚入夏的时候,家里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只刚刚出生才几天的小猫……”

太田治子谈父亲太宰治:是伟大的小说家还是狡猾的抄袭者?

日本小说家太宰治在第五次自杀后辞世,留下了情人太田静子和当时只有七个月大的女儿太田治子。长大后也成为作家的治子写下了回忆录《向着光明》,并指出太宰治《斜阳》一书是大量抄袭其母亲的日记写成。

藤泽周平笔下40年前的日本:离弃了乡村的人们 被缚于城市动弹不得

“他已不是村里人,却又不能完全成为城里人。这种半吊子的他,如今在都市中应属多数。”藤泽周平在1977年对日本社会的观察,放在今天的中国亦不过时。

村上游熊本:“处处有熊本熊 有一种吃得过头有些腻味的感觉”

“想象没有熊本熊的熊本县,可能比想象没有金枪鱼和绿芥末的寿司店还要困难。”

当村上春树书写大历史:《刺杀骑士团长》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吗?

人们可能不应该对村上的“大历史”抱有过高的期待,因为村上就是村上。毕竟,对于发生在他家乡的神户大地震,他也只派出了一只“青蛙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