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
2019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彼得·汉德克首次回应争议:将永远不再接受采访

彼得·汉德克表示,记者连篇累牍地询问他的政治观点,却并不关心他的写作。

【思想界】彼得·汉德克获诺奖惹争议:文学性能够用政治和道德衡量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彼得·汉德克和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中的表现所引起的争议。

诺奖承诺减少欧洲中心主义,却选出了两位来自欧洲的获奖者?

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和彼得·汉德克或许是优秀的作家,但他们的获奖只会加重人们对诺贝尔文学奖狭隘视野的怀疑。

彼得·汉德克在北京:“作为读者我像一尊佛,作为作家我只是小蜗牛”

2019诺奖得主、奥地利作家汉德克曾在2016年来到北京,在一场主题为《我们时代的焦虑》的对谈中,他聊到了人们对他的误会、他写作之树的主干与枝杈,并分享了他对于写作和文学的最诚挚的想法。

在厕所倾听人生:彼得·汉德克的寂静之地

汉德克借用对那些铭刻在心的厕所的独特描述向读者敞开了他人生的片段和感悟。

评诺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太古之沿,以梦为始

在诺奖得主奥尔加的《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以及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与《马桥词典》类似的“万物有灵”的词条。

“线人”没了,赔率榜还准吗:2019诺贝尔文学奖最终预测

今年的诺奖据称将“开拓我们的视野”,扭转长久以来的“欧洲中心主义”与“男性主导”倾向。但目前的赔率榜更像是几个欧洲文学奖综合并混入此前Ladbrokes赔率榜的结果。

今天的我们应该如何解读昨日“政治不正确”的吉卜林?

如果一个作家曾经存在偏见,我们是否要永远尘封他的姓名?

贝克特1969年捧得诺贝尔文学奖,前一年评委还在质疑其作品

贝克特在1969年凭《等待戈多》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就在前一年,评审还在质疑他的作品“是否”符合该奖项的宗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