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
在厕所倾听人生:彼得·汉德克的寂静之地

汉德克借用对那些铭刻在心的厕所的独特描述向读者敞开了他人生的片段和感悟。

评诺奖得主奥尔加·托卡尔丘克:太古之沿,以梦为始

在诺奖得主奥尔加的《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以及 《太古和其他的时间》里,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与《马桥词典》类似的“万物有灵”的词条。

“线人”没了,赔率榜还准吗:2019诺贝尔文学奖最终预测

今年的诺奖据称将“开拓我们的视野”,扭转长久以来的“欧洲中心主义”与“男性主导”倾向。但目前的赔率榜更像是几个欧洲文学奖综合并混入此前Ladbrokes赔率榜的结果。

今天的我们应该如何解读昨日“政治不正确”的吉卜林?

如果一个作家曾经存在偏见,我们是否要永远尘封他的姓名?

贝克特1969年捧得诺贝尔文学奖,前一年评委还在质疑其作品

贝克特在1969年凭《等待戈多》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但就在前一年,评审还在质疑他的作品“是否”符合该奖项的宗旨。

界面预言家⑮|瑞典文学院深陷泥潭未出,2019诺贝尔文学奖仍然扑朔迷离

一方面,瑞典文学院深陷诉讼和丑闻泥潭,这会使得文学奖历来推崇的“独立性”和“非政治性”蒙上讽刺色彩;另一方面,对于作家来说,在这个特殊时刻接受授奖确实需要冒险精神。

由反性骚扰运动而生的“另类诺贝尔文学奖” 能否撬动诺奖评选的百年潜规则?

昨日,“另类诺贝尔文学奖”被授予作家玛丽斯·孔戴。今年诺奖评选因瑞典学院丑闻而被取消,“新学院”应运而生,意在推崇更透明更现代的文学奖评选方式。草根投票能够挑战传统诺奖的“闭门制”吗?“新学院”能够推动诺奖改革吗?我们采访了“另类诺贝尔文学奖”发起人帕斯卡里德。

瑞典新学院将“另类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瓜德罗普作家玛丽斯·孔戴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评选因瑞典文学院曝出一系列丑闻而被取消,新学院的“另类诺贝尔文学奖”花落谁家?该奖项究竟是开放民主有新意,还是一个“荒谬的笑话”?

村上春树退出“另类诺贝尔文学奖”竞争 称只想专心写作

村上春树在邮件中表示,他很荣幸能够进入短名单,但目前更倾向于专心写作,远离媒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