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
思想界 |“抗日神剧”是如何诞生的?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抗日神剧如何诞生和互联网公司厕所难题背后的劳资博弈。

数字时代和资本主义期待我们如何预测婴儿性别?

在追求独特、病毒式噱头的推动下,越来越多的奢侈派对反映了父母们在“注意力经济”中所面临的一些新的怪异压力。

要重新分配薪酬,也要重新分配尊严:迈克·桑德尔的新书如何想象未来?

这位哲学家认为,自由派左翼对精英政治的追求背叛了工人阶级。

曾作为美国黑人社区“救世主”的麦当劳,为何在今天遭遇种族歧视起诉?

美国职场内的种族歧视非但没能得到根除,反而在以更隐蔽、阴险的形式发生。

三百年工厂巨兽的美梦与噩梦

作为一种全球现象,工业巨人主义可能已经达到了它的顶峰。

周雪光:在中国场景下阅读韦伯为何艰涩难懂?| 韦伯逝世一百周年

“我们不断重读经典,不是一再地接受其具体内容,而是将自己的困惑和思考的问题与经典中的视角和思路碰撞,以期得到新的感悟启迪。”

2020东京奥运会将延期举办:节庆光芒背后的资本逻辑与本地生活

在疫情面前,全球资本的商业利益或许已经超过举办地人民的生活状况,成为决定奥运举办与否的最重要砝码。我们不得不透过节庆气氛,对大型体育赛事进行政治经济学的反思。

希特勒如何看待英美资本主义?

希特勒当初发起大屠杀是否因为他担心“英美资本主义”的战略威胁,而不仅因为他对犹太人的个人仇恨?

《美国工厂》获奥斯卡最佳纪录长片:是“美国梦”的破碎还是全球中产的挽歌?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无休止的探底竞争中,在劳资关系日益倾斜的天平下,不掌握资本的人终将沦为“进步”的代价,无论身处何处,无论是车间工人还是办公室白领。

过劳的年代 | 2019年,劳动者经历了什么?

在这样一个“风险社会”里,劳动者要如何应对工作制度的结构性变化,重新找回彼此的联结,共同对抗制度性不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