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
被甩出全球供应链的基隆码头工人的境遇,如何预示了我们的未来? | 专访

魏明毅说,她期待《静寂工人》能够对全球化和地方社会摩擦产生的结果和地方社会的回应做出解释,但与此同时,她希望这本书能启发读者思考更多。

灵韵消逝、迷梦难醒,今天我们为什么还要读本雅明?

本雅明要求每个人都看到他,而他却在隐藏自己。《本雅明传》新书研讨会探讨了这名“不可捉摸之人”的思想脉络,它们都指向同一个关切——“布尔乔亚文明如何终末”。

【专访】作家王梆:没有人和人的近距离交往,你永远不知道改变世界的途径在哪

在《贫穷的质感:王梆的英国观察》出版之际,界面文化电话连线了身在英国的作者王梆。她与我们分享了伦敦异乡人的经历,也讨论了英国社会的极化与脱欧心理、民主社会主义的可贵之处,以及近年英国民间社会的生态。

现代艺术公众是如何生成的?

现代艺术公众既不是实证层面异质而混杂的观众或庸众,也不是价值层面自由平等的理想公众,而是一种在公共领域被各利益相关方争夺并赋予其不同内涵的作为“话语”的公众。

反思工作意义,在行动中探索 | 2021年劳动者新闻盘点

未来的诸多不确定性的确令人忧虑,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一筹莫展无计可施,当下的种种探索皆有可能汇聚成开辟新时代的一把钥匙。

加班是打工人的宿命吗?从人类进化史谈起

在人类历史95%以上的时间里,我们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将工作置于近乎主导的位置。

“低欲望乡村生活”难逃城市套路,我们是否可以想象另一种归乡?

“3·11”大地震后,日本也掀起了回归乡野的浪潮,但它不光是搬回农村那么简单,人们在教育、养老、新能源运用等领域都有探索实践。

为何我们的注意力如此涣散:从“5分钟看完《指环王》”说起

我们对信息的获取是那么浮光掠影,也未对自己心不在焉的状态进行反思。

科技和文艺不是目的,人才是目的:我们是否有可能超越文理科的二元局限?

单纯讨论理工科和文科生谁的贡献更大,或许遮蔽了这样一个事实——无论一个人是擅长理科工科,还是精通文化艺术,如果缺乏对人本身的关怀,都可能给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懒惰权是抵抗还是特权:人是否可以无所事事?

闲暇是一种特权,也是对资本主义机器的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