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
为什么无家可归是有罪的?

无家可归的人无论在社会意义上、政治意义上还是审美上都受到了贬低,他们违背了资本主义的价值规律,他们并没有“为了所得而进行劳动”,就像人们常说的那样,他们需要去“找份工作”。

资本主义给亚马逊雨林点了一把火

在资本主义的驱动下,森林砍伐最近在亚马逊河肆虐。为了阻止火灾,我们就必须反抗它。

在垃圾桶之外寻找可能:过剩时代的临期食物向何处去?

减少食物浪费除了能够帮助解决分配不均的社会问题以外,也有助于解决资源浪费造成的环境问题。

《美国工厂》热播:是“美国梦”的破碎还是全球中产的挽歌?

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无休止的探底竞争中,在劳资关系日益倾斜的天平下,不掌握资本的人终将沦为“进步”的代价,无论身处何处,无论是车间工人还是办公室白领。

反资本主义的总是左派吗?

一直有右翼的代表谴责资本主义社会的某些方面,这些右翼分子转移了对整个体系及其基础的任何挑战。另一方面,左派选择“金融资本”作为容易攻击的对象,而不是批判工作本身。

百年黑镜的背面:数码与信息政治经济学

“你不恨礼拜一,你恨资本主义。”

马克思能否帮助我们在一个受利润统治的世界中找到自由?

只有战胜资本主义,我们才能建立一个以人类生命真正价值为核心的世界。

从齐泽克大战“龙虾教授”彼得森谈起:社会公平向何处去,只有争论没有答案

保守派和激进派学说都有着强有力的理论表述,因此无论在哪个时期,这两种观点都没能彻底击败对方,让社会中的所有人信服。很大程度上来说,齐泽克与彼得森的辩论亦是延续了这两派学说的争议。

不工作,就得死?一份过劳书单

为何生产力越发展,技术越进步,我们的劳动时间却没有减少?过劳状态究竟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有些人越忙越穷,越穷越忙?当我们好不容易不用工作,进入休息状态时,为何仍然感到劳累?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思想界】“工作996,生病ICU”:程序员的硬核反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由程序员发起的、在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引发关注的996.ICU项目以及娄烨的最新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