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
“自愿加班”是当代资本主义的一个谎言

“热情,过劳,一周七天一天24小时的工作,这些被绑在一起可不仅仅是为了便于管理。Carl Cederström和Peter Fleming认为,如今工作的本性就在于,它不仅压榨工人在单位的时间,更榨取他们的生活本身。”

赌命:空难与资本主义

去年10月的狮航空难与今年3月的埃航空难夺走了数百条生命,资本主义要为此负责。

如何把美国人从水深火热的工作里拯救出来?

或许只有当我们学会不把工作想得那么崇高,我们才能开始欣赏它的物质价值,并减轻其带来的痛苦。

少工作,多玩乐

由“自主”和“每周工作四天”联合发布的报告呼吁加大对自动化技术的投入,在收入不变的情况下缩减每周工作时间。

晚期资本主义之殇:亲密关系不够,色情视频来凑

随着我们社群的毁灭,我们的家庭单位也受到腐蚀,而我们在情感乃至于身体方面与他人的亲近也陷入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境地,生活在晚期资本主义之下的人类只余下海量的亲密赤字和慈爱赤字。

现实主义者的乌托邦:我们应该缩减三分之一的工作日

这位年轻的荷兰人被许多人誉为有远见的梦想家,他能否激励左翼政党实现自己的激进计划,让我们生活在一个无国界的世界,让未来的工作日变得更短呢?

漫谈《流浪地球》:家国天下的温情叙事背后,究竟隐瞒了什么?

在文艺作品进行虚构的框架之内,危机越来越多地呈现为从外部袭击我们的一系列无可避免的天灾,而不是经济系统的固有矛盾在社会内部制造的结果。伴之而来的,也是对责任的逃避与在现实中进行社会参与应对危机的失能。

过剩之地:富庶,以及其中不可思议的贫困

“这是一块超富裕、超丰产的土地。那么,为何这又是一块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而且到处是无家可归者的土地?”

商业化“弗里达”:被量产的反资形象,受凝视的女性偶像

以弗里达为原型或灵感的商品随处可见,这是否与她本人的理念背道而驰?

泡沫之下:21世纪科技创业时代的苦工现状

两本新书探讨了全球劳工面临的窘境,以及行业该做出何种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