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主义
“一个不够复杂的作家可能是有问题的”:2021诺奖得主古尔纳长篇小说亮相中文世界

古尔纳拒绝“后殖民作家”的称谓,拒绝刻板印象,他不制造耸人听闻的情节,而是保留了故事中的交叉复调。徐则臣看到,这也让阅读古尔纳的感受变得非常平静、祥和。

从文明帝国到帝国文明

在文明与帝国的思想画廊里,詹尼弗·皮茨的《转向帝国》重新发现了斯密——一个伟大却又受到长久忽视的文明帝国构想者,一位用心思索文明变迁,乃至文明之本源与普遍秩序的政治哲人。

不是错乱,而是错读:后殖民视角之外的创造

批评家们近乎不约而同地创造了某种具有强制性的假设——如果具有少数族裔(如印度裔)身份的作家不极力将某种族裔性(印度性)与自己的作品明确无误地联系在一起,就无法有效地证明其创作的合理性,就有可能会出现“身份错乱”。

古尔纳获颁诺贝尔文学奖,致辞称“文学不应只与批判有关”

桑给巴尔小说家阿卜杜勒拉扎克·古尔纳在诺贝尔演讲中谈及移民问题、殖民主义及其创作的心路历程。

拉丁美洲:几度迷茫的土地

时至今日,纵然再有欧洲、美洲之间的差异,已经鲜少再涉及“新旧世界”之划分。“拉丁美洲”这一名称已经过渡成为一个单纯的地理概念,逃脱不断被设定的命运,实现了它的自我成长。

2021成为非洲文学大年:从布克到诺奖,西方奖项对于今日非洲文学意味着什么?

2021年国际文学界的主要奖项都颁给了来自本土和海外的非洲作家。那么对于他们而言,这些胜利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拉丁美洲的萨满教

虽然与自诩为文明顶端的殖民者相比,土著人的力量是边缘的、弱小的,但也正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存在具备着撼动殖民主义及其根基的意义。

由诺奖得主古尔纳窥见东非:是否只有英语作品才能代替非洲人表达自我?

斯瓦希里语研究者马骏认为,古尔纳离开出生地时,坦桑尼亚这个国家尚不存在,不应该用一个确定的身份框死探讨身份问题的小说家。

从勃兰特下跪到德国承认在纳米比亚进行种族屠杀:历史应该如何被正视?

早在1985年,联合国就已经发布报告认定,这场屠杀旨在对西非的赫雷罗人与纳马人实施种族灭绝,是20世纪最早的种族灭绝行动之一。

火焰般绚烂的金凤花受人们喜爱,但它作为堕胎药的知识鲜为人知

欧洲博物学家在三百多年前就知道的知识为何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了断裂?“我们知道什么?为什么知道?”——这是知识生产与传播研究的常见问题,但鲜有人试图回答:“我们不知道什么?为什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