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艺术
我们为何至今仍痴迷于古埃及?从“法老的黄金游行”谈起

直至今日,古埃及和它所包含的一切文化意象毋庸置疑已经深深融入了我们对埃及的认知之中,考古研究和神话传说的分量不分伯仲。

苏轼的有限与不朽

作者的“自然”风格最终保证他的作品成为自我的替身,并由此实现了不朽——并非与天地共生的绝对的不朽,而是与他的读者共存、与对他的作品的审美体验共存的有限的不朽。

当玉器遇见青铜:在“王朝中国”之外寻找另一个中国

象征审美的玉文化在向西北延伸的过程中与象征政权的青铜文化相遇并发生碰撞,由此产生了从“金玉良缘”到“王朝中国”的转向。

“狂放者”丁托列托

拉斯金评价丁托列托时,突出的是他“狂放”的一面;瓦萨里则形容他的作品“迅捷、坚决、优秀且华丽”,并评价称他绘画时“杂乱无章、毫无设计的意愿,仿佛是为了证明艺术只是玩闹”。

重新理解高居翰的“外来影响”观念

高居翰认为晚明时期的画风变革与西方艺术的影响有必然关联。针对这种研究观念,中国学界始终不乏反对之声,但又难以切中其要害。

【5月沪京展讯推荐】借古代器物或数字技术,潜入到另一个时空中去

蓝色或十字的禅意,白银和石头的故事,摄影镜头里的古代空间、现代建筑和苏州园林,假的杂志开始拥有肉身,真的遗迹逐渐消散在数字化的浪潮里……

瘦马非马:山西元代壁画墓出土散曲《西江月》名实辨

耳熟能详的《天净沙·秋思》,人们一般都把它归在马致远的名下。但林梅村大胆假设,考订该散曲的作者,另有其人。

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情色艺术

为什么博物馆里面那些古希腊和古罗马的大理石裸像的阴茎总是很小?在古典文化价值中,人们偏爱较小的阴茎,那些大阴茎总是和贪欲和愚蠢联系在一起。

敦煌石窟壁画密码:慈悲独到的画笔如何绘出舍身饲虎的故事?

除了飞天等少数几幅名作,大部分壁画都沉默地模糊于艺术和历史的层层面纱背后。它们为何人所作?描绘了怎样的故事?想传达什么样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