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张怡微谈散文写作:《背影》被“误读”多年,朱自清与父亲之间的关系并不亲密

张怡微认为,《背影》看似表现了父子亲情,但史料显示朱自清与他父亲之间的关系算不上亲密,实际上《背影》写的是新旧冲突。

如何走出劫难恢复为人?王鼎钧:人终须与人面对,与同类和解

“听我说,咱们同年同月同日找一个人烟稠密的地方去看人,去欣赏人,去和我们的同类和解,结束千年防贼,百年披挂。”

徐志摩:新年失去光彩,这是一种病征

“无光彩不止是新年,什么端阳,花朝,中秋,重阳,都萎成了日历上的蟢窝,再没有力量因缘时序的推移,鼓励人们光荣的游戏的本能。”

在厕所倾听人生:彼得·汉德克的寂静之地

汉德克借用对那些铭刻在心的厕所的独特描述向读者敞开了他人生的片段和感悟。

王安忆:悲观主义的理由

“当所有的理由都陈述完毕,相反的理由或许能够绝处逢生,现在却是未可知的。”在一篇写于新旧世纪交接之时的散文里,王安忆试图寻找自我和希望。

【书间旅行之三】法国作家保罗·莫朗:旅行,一种“国际性劳累”

今天的旅行者成为了永远不会感到惊讶的存在,总是准备好“认出”一切,在异国的奇景与文化中纹丝不动、没有笑意。

法国作家白兰达·卡诺纳:随波逐流主义让知识分子变得愚蠢

这位法国女作家不只能聊女性写作和性别平等,更成功地“自导自演”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当代愚蠢大辩论。

成都茶馆老板为什么喜欢人来打架?

所谓的“黑白两道”,吃“讲茶”的地点都是约在茶铺里。

北大教授陈平原:公众号未必出不了散文大家

在“漫说文化”丛书30年的对谈活动上,陈平原提到,“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有两个文类会重新崛起,一个是散文,一个是诗,原因正在于二者的‘业余性’。”

【专访】余秋雨:传统不重要 偶像不重要 名利不重要

“我大半辈子走在荒凉的路上来考察中国文化,这考察的路途应该让更多年轻人知道,”余秋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