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历史
洗浴之殇:瘟疫与路易十四时代的卫生观念

我们是否可以按今天的标准,将十六、十七世纪视为一个不讲卫生、肮脏不堪的时代?

是怀旧还是玩梗:为什么2020年的年轻人迷恋上了中世纪风音乐?

中世纪风音乐把我们喜爱的歌曲放在了一个远比当下更恐怖绝望的时代背景下,提醒我们人类曾经历过更糟糕的时光。

“政治不正确”的伊恩·布鲁玛:当历史悲情成为“受难奥运”

布鲁玛认为,当死亡与媚俗成为新的伪宗教,民族主义正借用集中营前的凭吊还魂。

伊斯坦布尔:如何书写一座世界城市的昨天与今天?

如何书写一座世界城市的过去和今天?尤其是在它的居民们又厌倦帝国又怀念帝国的时刻?

黑死病之后的1381年英格兰农民起义,与新冠疫情之后的美国动荡有何关联?

我们可以在今日美国的动荡和1381年英国农民大起义发现哪些耐人寻味的相似之处?收入不平等令人震惊,其背后的压迫来缘已久。

文官政治与行政中立:英国内阁制度运转的秘密

内阁办公厅在一战时应运而生,本身并不是出自某个精深的政治理论,而纯粹是为了提高战时内阁行政效率的现实需要,这其实也符合英国渐进式改革的保守主义政治特色,折射出一种重视实际而反对抽象的思维方式。

世界大战后的二重奏:当我们仰卧河底,在另一个角度看时光流淌

同一个时代里不同的人的生命轨迹及彼此的交汇,那条发光的历史长河照亮了我们的头顶,仰望星空再面对未来似乎也更多了一份笃定从容——或许这就是历史对普通人来说最大的意义。

沈志华:从档案看东欧各国社会制度转型

冷战时期东欧各国的历史从一个特定的区域和角度,反映了苏联社会主义模式在20世纪下半叶兴衰起伏直至失败的全过程。

相比于直接评价北约已经脑死亡的法国人、被脱欧事务多次拖入政治危机的英国人,或者是国力有限且被三次灭国的波兰人,一个强大且理性的德国依然是美国在欧洲最可靠的盟友。

一把椅子诉说的历史:从法兰西学院看法国四百年

法兰西学院诞生于欧洲波诡云谲的变迁之中,它开始时只是三五好友的私下聚会,后来则成为了法国近代史乃至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参与者、推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