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历史
一把椅子诉说的历史:从法兰西学院看法国四百年

法兰西学院诞生于欧洲波诡云谲的变迁之中,它开始时只是三五好友的私下聚会,后来则成为了法国近代史乃至世界现代化进程的参与者、推动者。

南斯拉夫崩溃之路

铁托曾经对自己创造的南斯拉夫系统充满信心,说过在美国的一场大型记者招待会上,“有人问我,我身后会怎么样?我回答说:不会发生任何事情。”

地理大发现、印刷术与宗教改革:音乐剧《巴黎圣母院》背后的世界史

历史的洪流势不可挡,指引人心思变,打倒旧日权威,树立全新秩序——这正是《巴黎圣母院》在艾丝美拉达与三个男人情感纠葛的剧情之外希望为我们传递的信息。

【法国大革命爆发230年】谣言惑众:大革命前夕的舆论与谣言

受到迫害、又具有“与生俱来的胡搞瞎搞激情”的法国人民以极大热情,广泛、并且长期投入到一项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中:造谣——法国社会舆论逐步形成。

西欧身后的倒影:乌克兰的民族建构与认同

乌克兰是俄罗斯的一部分这种认知的错位,奇妙地显现出了乌克兰历史中最尴尬的成分:关于民族认同、身份构建和历史变迁的印记和随之而来的分歧、战争、苦难与困境,从来没有随着乌克兰的独立而烟消云散。

战争孤儿:被遗忘的“弱者的历史”

这是一度被遗忘的“弱者的历史”,更提醒我们战争并非天使与魔鬼、正义与邪恶的搏斗,它本身就是罪恶。

【专访】地图史学家杜泽:海怪象征人类幻想世界中经久不息的浪漫情结

“无论是在西方文化还是东方文化中,人们总是会想象世界上的那些边边角角的隐秘地带充满了奇怪的、古怪的、危险的生物,海怪就是其中的一种。”

转型东欧:西方世界被遗忘的阴暗面

经过了两次世界大战,犹太人和德国人从捷克消失,造成了该地区的一种同质性和单调性的现代化,摧毁了原来现代主义的丰富记忆。

客居己乡:我坚持留在这些好事坏事都曾在我身上发生的地方

“匈牙利政府参战投入德国阵营,抱着收复失地的目的,愿意送五十万犹太人去德国集中营作为交换。这生意做得糟透了,因为最后他们不但失去了犹太人,还失去了领土,落得满是耻辱。”

卢森堡百年祭:她是革命者的血肉,也是历史的碎梦

罗莎·卢森堡什么都想要:书籍、音乐、艺术和性,傍晚月光下的漫步,还有革命。她的情人里欧·约基希斯告诉她:“别做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