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爱尔兰作家萨莉·鲁尼的文学实验

这位爱尔兰作家的以往作品被批过度放大情感且在政治描绘上过于浅薄,在她的新作中,她试图回应这种批评。

移民作家斯坦尼西奇追问《我从哪里来》:以游戏姿态书写记忆中变成废墟的故乡

坎坷的迁移逃亡、艰难的生存抗争、割裂的身份认同都是移民文学经常会关注的母题。

以小说关怀气候议题,我们可以做到什么程度?

从玛格丽特·阿特伍德到阿米塔夫·高希,小说家在作品中是如何处理气候问题的?

今天的西方小说已经成为女性的世界?

从萨莉·鲁尼到雷文·蕾拉妮,女性小说家似乎抓住了文学的潮流,比男性拥有更多的话题、奖项和畅销书。但这种文化转变是值得庆祝还是应该纠正?

残暴与苦情引人去向何处:理解余华的小说《文城》

人物的遭遇一再让人掉泪,但掉眼泪并不是很高的标准。看到那么多村民浮尸于河中,读者可能会和故事里的人一样,仿佛闻到腐臭,感到情绪被耗尽的疲劳。

作家格非:全世界的作者都在胡写,小说提出问题的能力正在丧失

格非认为,今天出现的大问题是,作家借助发达的媒体会自认为很了解这个世界,可以把握这个世界。

中国最早的汉译本《堂吉诃德》重新译回西班牙语

从西班牙语到英语,从英语到中文,再从中文回到西班牙语,在林纾和雷林克跨时空的合作下,堂吉诃德走完了一个圆满的闭环。

历时四年《射雕英雄传》出全了英文版,但国外读者似乎并不买账

比起四年前传出要出英译本时的各种讨论,如今其相关讨论甚是寥寥。

余华谈新作《文城》:和《活着》相比,这是一部传奇小说

“现在年纪慢慢大了,我觉得留给自己写作的时间也不多了,接下来有时间集中精力把没写完的作品写完,可能下面不用等个八年了,争取四年内完成。”余华说。

星空之下的平庸心灵:从托卡尔丘克《糜骨之壤》说起 | 世界地球日

所谓“神”“灵”并非一种混乱的、原始的、未经文明理性化的存在,而是以现代社会为背景的、可以揭示生活内面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