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灾难中求生:如果说2020年不太真实,末日小说又有多真实?

在这不太真实的一年中,让我们在灾难小说中寻找生存的可能与微妙的启示。

“老爹”海明威实际上是怎样一个爹?

海明威认为,如果一个男人放任包括家庭在内的任何事情扰乱工作,那他肯定“是个傻瓜”。

疫情期间英国书市观察:平装小说销量上周增长35%

世界各地相继封锁,大家开始捧读那些平时没时间看的大部头了,还有许多数字阅读小组应运而生。

《五十度灰》的阴影:这本畅销书在十年里如何改变了我们的生活

《五十度灰》及其续作是2010年代销量最高的作品,并引起了一股情色文潮,但这三部作品真的改变了什么吗?

LGBTQ奇幻小说时代来临

在性这一块,未来主义和奇幻主义小说一直深陷过往的模式,但新一代潮流正迎头赶上。

六十年代的科幻文学都错在哪里?

许多60年代的科幻作品读来依然有趣,因为它们实在错得太离谱了。

从《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至今,小说中的情色为何让人失去兴致?

九十年前,《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一书在美国被禁。而如今,一本流行的文学小说却可能因为包含过多的口交情节而让读者直打哈欠。

“女性是小说的命脉”:小说与它的女读者为何长久以来被歧视?

在英国、美国和加拿大的小说市场中,女性贡献了80%的销售额。但海伦·泰勒在《为什么女性会读小说》中提出了这样的观点:小说是一种能够如实再现人们情感的文学形式,而女性对它的热爱却被用来贬低这一体裁。

特德·姜为何特别:为反乌托邦寄予温情,以语言文字参解命运

特德·姜科幻小说的特殊之处在于,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发现,未来世界并非注定走上被技术诅咒的道路,人类道德的力量依然存在且有意义。

2019年美国国家图书奖颁布,两大奖项获奖者为女性

小说类获奖作品《信任练习》触及了反性骚扰运动中讨论的“同意及其模糊性”的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