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观
“性别是他人性欲的表现”:与安德烈亚·隆恩·朱聊性别

对她而言,性别不只是由自我定义,也由他人定义,从外部而来。

参差多态乃幸福本源:三本新书探讨了“跨性别”经历的多样性

跨性别不止是变成另一种性别这么简单。

【思想界】《小欢喜》完结:中国式亲子关系的纾解之道是什么?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电视剧《小欢喜》和乔治王子学芭蕾被美国电视主播嘲笑事件。

浪漫且务实,安守又对抗:勃朗特姐妹在两个世纪前如何处理爱情?

简·爱既相信人和人是平等的、精神价值比财富和地位更为重要,另一方面也确实服从着社会等级体系,并在这个体系中找到了最合适的人。也就是说,对于社会等级,简并非像她宣称的那般全然对抗,而是善于为己所用。

朱迪斯·巴特勒:反“性别意识形态”之举可以休矣

假如一个人能认真思考一番性别理论,不难发现它既不是毁灭性的,也不打算强行灌输。它不过在寻求一种令人可以生活在更公平、更宜居的世界的政治自由。

【思想界】蓝洁瑛逝世:东方阁楼上的疯女人香消玉殒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两位香港名人的离世,他们分别是知名武侠小说家金庸和女艺人蓝洁瑛。

【思想界】单田芳去世:“评书先生”的时代要终结了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单田芳去世和舆论场内持续发酵的“娘炮艺人”之争。

他、她、它:古老的语言如何与现代性别观念发生碰撞?

在全球范围内,人们对于性别的认知正在发生迅速转变,但这种转变似乎在语言上遇到了麻烦:ta到底是他、她,还是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