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曲
梨园行里的科班故事

京剧是国粹、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能被留在历史。两百多年来,学习京剧的形式随着时代发展更新换代,产生了诸多变化。

陶庆梅:革命何妨细腻,蚌病如何成珠

在“现代”的认识框架与艺术体系下,如何寻找我们表述自身艺术理念与审美逻辑的话语?中国的戏曲大概是人类社会少有的,把前工业文明的表演艺术发展到了极致状态。但也正因为其发展得过于完善、过于自足,二十世纪以来,现代对于传统的挑战才显得如此严峻。

艺术与政治的对话:一九三五年梅兰芳访苏前后的国内舆论

与其说这一舆论现象是对艺术本身的辩论,不如说是一场艺术与政治的对话。

【3月沪京好戏推荐】春风得意马蹄疾,三月看尽众好剧

中国的戏剧工作者们是如何将莎士比亚、阿瑟·米勒、尤金·奥尼尔进行本土化改编和导演的?这个月的几部剧或许能够提供几种答案。

【思想界】单田芳去世:“评书先生”的时代要终结了吗?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单田芳去世和舆论场内持续发酵的“娘炮艺人”之争。

王英:在梨园中发现中国

“活生生的戏园文化稍纵即逝,剧本可能留下,但表演消失在记忆中,这就使得戏园监控尤为困难。而且,就算朝廷基于剧本内容来有效监督政治暗讽或公众品德,但表演样式的灵活总是可以躲开审查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