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踩坑被骗,职场人做个副业可真难

只要是想得到的社交平台,都有大量小广告+真群众在分享如何靠副业赚钱又如何避坑。

千万“钟摆人”正超长通勤:往返坐高铁,每天3小时在路上

超大城市购房的压力、一线城市周边交通圈的建设、以及进入人生新阶段后陪伴家庭的需要,让越来越多人如李波一样,踏上了跨城通勤之路。

恩施流动KTV的老人们:5元钱,让所有人听我唱歌

花5块钱在流动KTV唱歌1首歌,既是消遣,也是在这个广场出风头、找寻自己的时刻。

国庆回趟家,我开始嫌弃北上广了

谁还想当“北漂”?

东北人被遗忘在“社牛”里

社交是手段,不是生活的本质,生活的本质,是自由。

“我月入过万,掏不出份子钱”

“掏空当代年轻人的不是加班,而是高攀不起的份子钱”。

斗蛐蛐斗出六套房,天津大爷才是竞技之神

天津大爷才是真正的竞技之神。

我是95后,我只想办场“抠门的婚礼”

为了一场“给别人看”的婚礼,动辄十万、二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婚礼,到底值得不值得?

爱逛菜市场的年轻人,最是人间烟火客

一半清欢,一半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