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95后新生活方式:直播90分钟赚1.1元,甘愿为偶像做数据女工

小年夜不回老家开网约车还债,年轻人不怕卑微只怕不敢尝试。

开工第一天,老板补发年终奖,一箱18元的冰棍

音频行业逆袭,入职9年我第一次拿到了年终奖。

过年回家,奶奶又拿出了那个压箱底的传家宝……

没给你留个房子,就留个古董吧。

一人、一猫、一手机,城市打工人的过年新姿势

虽然一个人度过漫长的春节,但至少还有互联网这个连接世界的窗口。

互联网时代,找寻失落的“真实”

无论承认与否,我们都已经生活在一个本真性失落的年代里。

“妈,我今年回不去了,门口有你的快递,有惊喜哦”

正是因为无法团圆,一份特殊的礼物更显得弥足珍贵。

2021,外出打工的“留守青年”

疫情对我最大的影响,那就是父母给安排的“相亲日程表”被彻底搁置了。

换不换工作、要不要分手,年轻人们决定先算一卦

人在担心未来的时候,都想通过某种玄学仪式预测一下。

“凭什么高铁要帮你冷藏母乳,你当在家吗?”

一个新手妈妈如何才能做到“体面”且“不麻烦人”地高铁出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