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
一手“拔草”,一手“恰饭”,测评博主的终局,大概率是翻车?

粉丝是涨起来了,但归根到底,自媒体的生存之本还是变现啊。

谦寻开设网红学院,能否生产下一个“薇娅”?

薇娅不倒,但谦寻仍试图打造“下一个薇娅”。

东南亚追逐网红经济

创造网红。

“8岁偶像团”被批:偶像养成的边界在哪儿?

偶像养成“卷”到了小学生。

高质量男性被封,为什么人们总喜欢围观一些奇怪的“梗”?

作为人类高质量男性的徐勤根,显然并不是第一个靠猎奇搏出位的网红。

“人类高质量男性”,凉了

2.5万进群费,“人类高质量男性”只想“割韭菜”。

论网红公司的倒掉:它们只创造了“拍照价值”

今天新国潮中的企业,有70%会死掉。因为他们只创造了‘拍照价值’,没有创造清晰的客户价值。时下很多网红产品都是“次抛”,用户买来“拍照”之后使命就结束了,不具备持续交易的基础,最后只能是昙花一现。

网红面包陷入困境

曾备受年轻人追捧的网红面包,越来越不行了。

丝芭偶像养成“类MCN化”

放诸整个偶像艺人经纪行业,丝芭的转型并非个案。

另眼看长沙餐饮高光时刻,从网红到长红才是餐饮湘军的终极命题

品牌营销和流量打法对于餐饮是很重要,但餐饮终归不是短跑,消费者也会有认知提升和视觉疲劳,希望长沙餐饮的崛起“路径”莫成为其它餐饮品牌争相效仿的“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