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经济
丝芭偶像养成“类MCN化”

放诸整个偶像艺人经纪行业,丝芭的转型并非个案。

另眼看长沙餐饮高光时刻,从网红到长红才是餐饮湘军的终极命题

品牌营销和流量打法对于餐饮是很重要,但餐饮终归不是短跑,消费者也会有认知提升和视觉疲劳,希望长沙餐饮的崛起“路径”莫成为其它餐饮品牌争相效仿的“捷径”。

起底MCN投资现状:大退潮后,谁还在下注?

MCN大转型,资本何去何从?

顶流之后,薇娅、李佳琦去往何处?

李佳琦被雪梨赶超,薇娅的瓶颈期也肉眼可见,随着直播带货的高峰期过去,两大顶级带货主播,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网红的“寿命”与宿命

“网红明星化”注定不是一条坦途,从选择拥抱娱乐圈的那刻起,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就已悬在他们头上。

上市、投资、抱巨头,带货主播们都找好了后路

为了公司的持续发展,这些头部大主播们各有各的打算。

B站牵手阿里入股如涵,UP主里要诞生下一个李佳琦?

一次新的网红业务布局正在悄悄展开。

中国网红经济史

10年网红史,是内卷,是财富,也是潮起潮落。

情怀牌乏力后,“文和友”该深耕IP了

将一座城市80年代的市井文化通过美食隐藏在CBD中,文和友能拥有多大的市场潜力?

“爱要不要”钟薛高道歉了,但不是针对“一支雪糕66元”

比起在网红道路上不断内卷,商家不如将目光放长远,让质量匹配得上热度,让口碑匹配得上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