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
裁员背后,贝壳的隐忧

贝壳迎来“至暗时刻”。

贝壳和字节,城里与城外

贝壳和字节,一样的玩家,不一样的野心。

贝壳减员,安居客败北,房屋中介还有出路吗?

减员的贝壳和败北的安居客,能熬过这一劫吗?

贝壳找房的三重挑战

如何完成左晖留下的终极目标?

字节进,贝壳退

张一鸣能否再次通过“机器+算法”将买房人与房屋高效匹配,在房地产中介行业撕开一道口子?

贝壳缩壳

房地产的好日子已经成为过去。战线收缩之下,贝壳作为其中的个体,不过是整个市场翻篇的一个小小注脚。

贝壳上海裁员实录:研发和金融成了重灾区

贝壳裁员,收缩“过冬”。

去“中介化”浪潮下,“贝壳”们会被卷走吗?

去中介化背后,是数据反垄断的战争。

贝壳的中介生意还好吗?

竞争和低效运营是绕不过去的坎,未来的贝壳会走向何方还需拭目以待。

贝壳至暗时刻,杭州打响房主直卖第一枪,市值较高点蒸发4900亿

作为最大的地产中介平台,贝壳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