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卡
《寄生虫》背后的书单:从《幸福的建筑》到《房地产阶级社会》

“搬到地面上居住”表达的不仅仅是更好的居住环境的渴求,还有“我也能想正常人一样过上正常生活”的信念。

思想界 | 奥斯卡颁奖:为无声者发声,还是复古式的自我满足?

本周的『思想界』,我们关注奥斯卡颁奖与“停课不停学”引发的争议。

对话戴锦华:奥斯卡为什么要下《寄生虫》这剂猛药?

“对于电影艺术,我们该认同、褒扬的是社会主题、底层人的生活画面?还是新锐的语言实验与激进美学?”

《美国工厂》导演茱莉亚·莱切特论社会主义

在《美国工厂》联合导演茱莉亚·莱切特于奥斯卡颁奖礼引用马克思的前一日,《雅各宾》杂志和她聊了聊她的民主社会主义理念,及作为左翼人士的长久经历。

“俏龄50后”蕾妮·齐薇格的回归

今天的蕾妮·齐薇格正如50年前的朱迪·加兰,在经历事业危机和人生低谷后,重回舞台,光芒万丈。

2020奥斯卡:《寄生虫》刷新历史,美国甜心终于圆梦

毫无好莱坞血统的韩国电影《寄生虫》在本届奥斯卡荣获最佳影片、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和最佳导演四座大奖。

《为了萨玛》和《洞穴里的医院》:从两部奥斯卡提名纪录片一瞥叙利亚内战

这些电影只是一场可怕战争的一瞥,在这场战争中,任何一方都无权伸张正义。

“我永远不会在艺术问题上考虑多样性”:斯蒂芬·金奥斯卡言论惹争议

美国导演阿娃·杜威内和作家罗克珊·盖伊针对作家斯蒂芬·金“永远不会在艺术问题上考虑多样性”的言论提出了批评。

2020奥斯卡内地引进修罗场

今年5部重量级奥系影片的同档期竞争,俨然成为了春节档之后的又一修罗场。

限制流媒体参评奥斯卡?美国司法部认为这违反反垄断法

在4月23日的学院年度颁奖典礼规则会议上,这些争议将有一个初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