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改革
四大电力上市公司三季报收入均下滑 利润有喜有忧

受经济整体形势的影响,电力公司上网电量出现下降,发电上网电价的下调直接影响了营业收入。不过,华能国际和华电国际利润大幅增长,国电电力和大唐发电利润则出现下跌。

国家发展改革委批复的蒙西电网不同电压等级、不同用户的输配电价,是中国第一个按照“准许成本加合理收益”原则测算的、能够直接用于电力市场交易的省级电网独立输配电价。

中国电力改革已落后于天然气改革

由于中国政府实施的能源多元化以及减排政策,天然气的使用量近年来出现了显著增长。

特斯拉电池引发全球能源革命?这可能言过其实了

在国际能源署专家塞德里克·菲利贝尔的眼中,将于今年夏季进入商业化的特斯拉电池只是一个噱头。更致命的是,它卖贵了。

中国电力公司角逐核电厂址

储备核电厂址投入不菲,储备厂址并非都能通过国家审批,一旦不能通过审批,意味着前期投入的人力、物力、资金均付诸东流。

吴疆:这12个博弈焦点将决定新电改的最终面貌

9号文作为新电改的指导意见,虽然不乏遗憾乃至疑问之处,但随着“全国电力体制改革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的及时召开,下一步即将出台的14个配套文件将是2015年电改博弈的主战场。

按照目前的文件表述,绝大多数独立的售电市场主体、包括参与增量配电的投资者,所获得的市场空间、营利空间其实都非常有限,跨过门槛进入市场也不一定如想象容易。

利益博弈正常,密室小动作可鄙,新电改方案社会评价低于预期而近乎“见光死”,揭示了新一轮电改的多重风险。

从2012电改十周年开始,经过两年的多方推动、多重互动,新一轮电改在2014年最终正式破题。这一部被寄予了将中国电力改革带入新纪元期望的法规,是否能够不负所托?

【JMedia】解读丨新电改方案:不要高兴得太早

从2002年国务院发布《电力体制改革方案》到最新的电改新方案发布,已经过去了整整1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