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
阿伦特未寄出的信:“一直都保持着忠诚与不忠,从未停止爱他”| 汉娜·阿伦特逝世纪念

“你完完全全地‘如你所是’地存在,现在和未来,就是这样,我爱着你”,海德格尔对自己的学生阿伦特说道。

德国最大烂尾工程终于完工:修了14年,打脸“德国制造”

不光是柏林,整个德国都成为了笑柄。

德国“眼镜蛇困局”:房租一年1块钱,穷人却在高福利中陷入深渊

错误的政策,哪怕出发点再好,也只是南辕北辙。

作家凯瑟琳娜·沃克默:打破性别和民族层面的德式沉默

凯瑟琳娜·沃克默在《闻心问诊》中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剖解了德国的民族身份和性认同,但至今仍未在德国出版。尽管如此,她仍然希望打破这一层对于历史的尴尬的德式沉默。

近70万儿童在家只说外国话,德国正给自己挖一个大坑

一个有德国国籍,却不会说德语的人,算不算德国人呢?

俾斯麦雕像的去与留:“历史有好有坏像人一样,并非所有争议之物都必须消失”

从普鲁士军国主义英雄到东德社会主义伟人,碉堡博物馆的雕塑“坟场”里展放着不再受欢迎的雕像,让访客通过它们一窥德国近代史。

德国领土为什么越打越小?

这样一个强悍的帝国,为什么缩水了呢?

法西斯如何窃取了德国文化?

莫里茨·福尔默的新书《第三帝国的文化》揭示了纳粹分子如何利用电影和戏剧来传播其有毒的意识形态。

Wirecard曾被认为是欧洲最有前途的科技公司之一。

德国《国家氢能战略》终获通过,哪些亮点值得借鉴?

德国《国家氢能战略》认为,长远来看,仅可再生能源生产的氢(绿氢)是可持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