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超长焦相机”的消亡,是命中注定?

2022年,是手机影像能力倒退的一年。

摄影家刘香成:上海人潜意识里一直存有上海要做世界上最优秀城市的雄心

“我没有试图在这本书(《上海:一座世界城市的肖像》)中捕捉历史,我想的是记录上海如今在发生些什么。我觉得这本书更像是一篇散文,记录下这七年来我看到的生活瞬间,以及‘世界城市’这个新概念。”

从滤镜看风景,为打卡去旅行:摄影如何改变了我们?

图像将未知的景观从默默无闻中拔起,将它们标记为重要的、值得观看之物,“敦促游客出发寻找它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存在。”

叙利亚儿童难民相机里的另一个世界

在土耳其的叙利亚难民营,孩子们有机会拿到了老式的底片相机,并拍下了他们眼中的世界。

手机的尽头是摄像头?

像素高,不一定是好事。

日常使用造成的沾污、开裂和磨损,传达了人类生活的温暖痕迹 | 9月沪京展览推荐

空山基、万物的声音、夏加尔、互联网、希望、文艺复兴、异物碎片、民族摄影、物件写生……

摄影师严明:照片是时间的偈语,每一声快门都是送别

对摄影师而言,起初拍摄照片的瞬间更多是一种“不期而遇”,至于其中到底附着了多少意义和价值,还需要经历一个从懵懂不明到渐有把握的过程。

12年过去后,为什么旗舰手机还在用1200万像素

对于手机而言,“像素”永远都不可能是直接决定拍照清晰度的因素。

福斯特与《霍华德庄园》中的照片

在《霍华德庄园》的两个照片事件中,小说文本显现出了福斯特所渴求的联结在社会秩序和阶层流动上的重要性。这种联结虽然更多是热情和非理性的,却有其社会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