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
《没头脑和不高兴》作者任溶溶今晨去世,曾表示人的一生快乐最重要

生前接受采访时,任溶溶认为现在的小孩子没有自己小时候快乐,被管得太死了。“现在每个孩子好像都要成龙,哪有那么多龙?我觉得人的一生,尤其在童年,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中国人为什么喜欢昆德拉?

昆德拉的三位中文译者,对昆德拉其人其文有着各自的理解和侧重,在法国与捷克之间,在文学性与政治性之间,在误解和反叛之间……

中国文学何以重回世界文学之中:浦安迪与“中国叙事”

浦安迪主编的《中国叙事:批评与理论》论文集的难能可贵之处在于,这些中国叙事文学的研究者探讨了“中国小说本身的规律,这些规律不是外来传统能够强加给它的”。

《红与黑》译者罗新璋去世,曾抄写傅雷译作两百多万字

他形容自己的这种学习方法是“笨人用笨办法”。

波兰文学翻译家易丽君逝世,曾翻译诺奖得主托卡尔丘克作品

她在87岁的人生中将大量波兰文学名著翻译成中文,并获得过中国翻译家协会颁发的翻译界最高奖——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 

“天才儿子”的躁郁症:这恼人的疯狂到底什么样?

如果想要真正地摆脱对躁郁症的误解,第一步必然是正确了解这种疾病的特征。

2021傅雷翻译出版奖揭晓,参评作品中90后译者占比为历届最高

傅雷翻译出版奖组委会主席董强指出,今年参评的47部作品中90后译者达到了11位,称这是前所未有的。

2021傅雷翻译奖嘉宾刘擎:好的翻译家让我们相信,我们都是人类

继2015年之后,本届傅雷奖再次来到上海,更特别的是,11月20日的颁奖典礼将在浦东新区周浦镇举办——那正是傅雷出生成长的地方。

周树人为什么会成为鲁迅:一辈子都在翻译,做小说家是偶然之事

值鲁迅诞辰140年之际,几位鲁迅研究者从《他山之石》一书出发,探讨了鲁迅的阅读史及其背后的思想变化,以此来理解周树人为什么会成为鲁迅。

2021傅雷翻译出版奖揭晓10部入围作品,译者愈加年轻,关注愈加多样

最终获奖作品将于11月20、21日在傅雷家乡上海揭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