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
对话温子先:建筑的“灵感”与“物”的根源性

建筑的不同,源自建筑师跟建筑之间对话方式与对话习惯的不同。

让风雨阳光走进室内:社交隔离给了建筑学哪些启示?

“打开所有的门,所有的窗户。让阳光照进来,让风吹进来,让雨淋进来。”

病毒肆虐之后的建筑会是怎样?

共享办公空间还有活路吗?从按电梯、开关灯到点咖啡,手机能否做到掌控一切?建筑师已经开始想象后疫情时代的世界了。

在监狱品尝咖啡,在工厂赏画观鸟:欧洲十佳改建建筑

改头换面!昔日的火车站和工厂如今成了宾馆和博物馆,面粉厂也被用来作为艺术爱好者的聚集地——还有海鸟的栖息地。

“世界有360度,我们为什么只坚持一个方向?”

也许终有一天,建筑不再需要重力,仅仅在空中悬浮。那时它们一定来自于其他星系或世界。

工人短缺、供应链卡壳,建筑工地复工难

上游材料供应不上,防疫物资储备不足,每一个环节都影响工地的正常运转。

巴黎圣母院重建之争:马克龙会在巴黎打下自己的烙印吗?

圣母院在灰烬中重建,一场拉锯战也随之而来。

被传染病塑造的现代建筑

从某一角度来看,建筑学和医学一直紧密相连。

美建筑评论家指责特朗普粗暴干涉建筑风格

白人至上主义者,或是思维停留在1980年代的老蠢货,才会在看待建筑时言必称“古希腊理想”或“西方社会的根基”之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