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曹斐与《不安之岛》:当确定性已成奢侈,艺术家如何阐释疫情之下的封闭与不安?

在艰难又混乱的2020年只剩一个多月的时候,曹斐用她的最新作品为观众唤回疫情最严重时候的感受、记忆与体验。这也是艺术家首次将自身经验放置于作品的核心。

与艺术家联名,是品牌突破创意困境的“捷径”吗

在美学经济的驱动下,与艺术家联名、邀请艺术家加入品牌团队成为了众多品牌的不二选择。

杨振中个展“现形”开幕:让日常生活从艺术中“现形”

杨振中的作品一直以来呈现出对当下社会现象和问题的敏锐观察,“现形”既与杨振中过往的主题有所不同,同时也一脉相承。

《掬水月在手》导演陈传兴:快70岁了还是无知,疫情让我们重新定义生命

电影《掬水月在手》上映,在这篇访谈里,《他们在岛屿写作》第一、第二系列监制与导演之一的陈传兴谈论了他的隔离生活、他的创作、他的日常生活。

61岁还被逼生孩子?杨丽萍逼过你们跳孔雀舞吗?

杨丽萍一路走来,培育了众多舞技卓越的徒弟,他们就像她的孩子,并将少数民族文化带上世界舞台。要论爱与陪伴,她所拥有的绝不比任何人少。

邱志杰:竹编师傅去哪儿了?都修摩托车去了 | 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一直到现在,即使是搞当代艺术的人也经常会用夸张的口吻去推崇民间艺人的创造性。我觉得这是今天有很多人关心民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邱志杰说。

乌雷逝世:他曾是阿布拉莫维奇的艺术伴侣,也曾创造精彩“独奏”

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的前任合作搭档乌雷于3月2日在斯洛文尼亚卢布尔雅那去世,享年76岁。

徐坦在广东:知道正在发生什么,比马上投入行动更加重要 | 疫时口述系列

“这次疫情的发生对我们一直以来被教育的‘科学是进步是好事’造成了挑战。”

aaajiao在柏林:回到艺术家的社会身份,你也是一个可以发声的人 | 疫时口述系列

“回到艺术家的社会身份,你也是一个可以发声的人,你的头衔决定了你在某个公共平台的发声是可以被关注的,这就成为了你的责任。”

周沫:如何跨过一道窄门?

纽约时报曾这样评价周沫:“周沫是这一代的新生歌剧艺术家的代表。他们拥有最完美的艺术教养,积累着大量的专业经验,知识,和对歌剧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