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
aaajiao在柏林:回到艺术家的社会身份,你也是一个可以发声的人 | 疫时口述系列

“回到艺术家的社会身份,你也是一个可以发声的人,你的头衔决定了你在某个公共平台的发声是可以被关注的,这就成为了你的责任。”

周沫:如何跨过一道窄门?

纽约时报曾这样评价周沫:“周沫是这一代的新生歌剧艺术家的代表。他们拥有最完美的艺术教养,积累着大量的专业经验,知识,和对歌剧的热情。”

“我不会再做无聊的艺术”:美国观念艺术家约翰·巴尔代萨里逝世

“我总是对那些我们不称之为艺术的东西感兴趣,我想问为什么不?”约翰·巴尔代萨里曾如此总结他的艺术观念,而这句话也贯穿了他近半个世纪以来的艺术生涯。

艺术家组合!集体的创造如何影响艺术世界

他们有原则、有力量,并使艺术界紧张不安!特纳奖被四名入围者平分,就让我们来看一看,集体的创造如何改变现状。

安塞姆·基弗:当我创作一幅真正伟大的画作时,我感到真实

五十年前,安塞姆·基弗因拍摄自己在公众场所敬纳粹礼的照片而使德国同胞震惊。如今,这位74岁的艺术家创作的史诗级油画正在探索另一种黑暗。

隐藏在伟大艺术品中的风流韵事

有人认为比利时弗拉芒画家安东尼·凡·戴克的一幅肖像画隐藏了他爱情生活的一个秘密。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就是从卡拉瓦乔到弗里达·卡罗这段艺术风流史的一部分。

卡普尔中国展:有时候作品本身不携带任何信息,它仅仅是一个催化剂

作为一个出生于印度、工作并生活于英国,而又蜚声国际的艺术家,卡普尔的艺术作品是否可以跨越不同的文化语境呢?

艺术家的社交生活:高更与梵高可能没你想的那么孤独

从他们的肖像画中不难看出,高更与梵高这两名人们眼中的艺术界的伟大孤独者,他们的生活均与家庭和社会群体有紧密联系。

专访图像小说作者克里斯·韦尔:当坏人很容易,成为好人要付出努力

在新书《拉斯蒂·布朗》中,克里斯·韦尔用自己的本名塑造了一个混蛋角色,在《卫报》的专访中,他谈了谈自己创作的动机以及用漫画讲故事的乐趣。

Toogood:如何将迷惑和不安全产业化?

在过去的10年里,她创造了物体、家具、衣服和住宅内部设计,这些东西都看起来像是结合了未来和史前时代。她被广泛认为是当代设计中最富有诗意的极简主义者。